欢迎访问曼德新闻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新闻正文

4岁男童被烫伤 父亲后悔:孩子发过那么多求救信号

时间: 2018-04-14 14:59:58 | 来源: 上观 | 阅读: 211次

原标题:济南幼儿园4岁男童被烫伤后续:“我其实没有什么诉求,就是想知道真相”

“后悔死了!孩子原来向我发出过那么多求救信号,但是我都没有在意。”腾腾的父亲田志明今早对记者说。

腾腾被烫伤后的半个多月里,田志明忆起之前被自己和妻子忽略的种种细节:去年年底,腾腾的大腿内侧出现过3次发黑的淤青,有明显的手指印,呈现蝴蝶状;很多次在妻子晚上哄腾腾入睡前,腾腾都会说出一句不完整的话“老师打”,再追问“哪位老师打”,腾腾不再说下去了;另外腾腾在今年新学期开始后出现了持续的厌学情绪。

然而工作忙碌的夫妻俩没有多在意,直到事情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境地:3月23日,武汉大学(济南)小太阳幼儿园小三班4岁孩子腾腾被其班主任虞某从走廊的队列中拉出,强行拖入开水房中训斥,等到孩子出开水房时,大腿、臀部、后背、会阴处出现了大面积烫伤。因为开水房中没有监控录像,孩子究竟是怎么烫伤的成为案件调查重点。

目前涉事教师虞某已被当地公安机关刑事拘留,济南市天桥区教育局已将涉事幼儿园一类幼儿园资质取消。4月13日,“山东小太阳幼教集团”的微信公众号发表了一则落款为“武汉大学济南小太阳幼儿园”的公开道歉声明,写道:“我园对孩子的受伤深表痛心和歉意,向孩子、家庭以及社会表示诚挚的道歉!因出现这样的教师而感到耻辱,对违反教师师德的行为保持零容忍态度,对违法涉事老师绝不姑息,坚决将其清理出教师队伍……”

“我们家孩子很调皮好动,老师在学校严格一点我们是可以理解的。就像是孩子的那些淤青,即使真是老师扭的,我们也可以原谅,但没有想到会那么严重……”田志明说,腾腾在家没有养成午睡习惯,所以在幼儿园的午睡成了老大难,他记得班主任虞某在家长QQ群里和自己说过这个问题。

他还记得,过年前有一回接孩子时,这位虞老师曾经告诉他:快放假了就别送孩子过来,建议带孩子去医院看看多动症。夫妻俩真的带腾腾去儿童医院,看了多动症的专家门诊,检查结果是腾腾一切正常。

田志明对于幼儿园的理解向来很简单,期望值也不高——“就是一个可以看管孩子的地方,吃饱喝足就好。”他在采访中表达了好几次这样的想法。

在他的描述中,腾腾是一个“心很大”的孩子:玩滑梯被其他小朋友撞倒了,他爬起来不哭不闹;玩具被别的小朋友抢走了,他也不在意,继续找别的玩具玩。

近日警方来医院对腾腾的询问中,田志明夫妇第一次听到了孩子对于自己被烫伤经历的不完整叙述:坐在那个小桶子上;烫死我了;给冲冲……因为不忍心,夫妻俩没有私下再询问过孩子更多细节。

“右手每天输血两次,左手24小时电解质维持生命,插尿管8天。开始只能趴着,一动也不敢动……后背屁股和大腿,都没有皮了……每次去接开水,我都会把手指放进去一下子,就这一下,就这一点点的接触都痛成那样,我的孩子,当时经历了什么?!”这是腾腾的母亲张女士在孩子受伤后写下的回忆日志。

“妈妈我太疼!妈妈我疼死了!妈妈我害怕!”腾腾的呻吟仿佛阴翳一样在这半个多月里笼罩着这个小康之家。

田志明是山东人,来济南工作10余年,目前是一名医疗机械设备维修工程师;妻子是一名小学老师,一家人在济南过得衣食无忧。去年秋天给腾腾选择幼儿园时,他们最大的考量就是距离家近,让孩子能够多睡一会儿。这所距离家仅1公里的位于天桥区泺安路太平洋小区的武汉大学(济南)小太阳幼儿园,成了腾腾父母的首选。

“小太阳虽然是民营幼儿园,但在济南当地是一个较好品牌,有好几个分园。我们孩子就读的是小太阳的总园,规模很大。另外我的孩子很能吃,我听说这所幼儿园的伙食很不错。”田志明每个月向幼儿园缴纳1200元的总费用,这在济南当地算是“比较好的幼儿园”的收费标准。

田志明说,在8月15日入学后,腾腾就读的小三班在短短半年里换了3位班主任老师,当事人虞某是腾腾的第3位班主任,过年前不久才接手腾腾的班级。据他回忆,在事发后的十多天里,幼儿园方面配合程度较高,总园长褚英曾经当着腾腾父母的面表示:要对孩子负责到底。“她每天探望腾腾,给家属送饭。但在4月3日以后,电话再也打不通了,失联一个多礼拜。”4月13日,在济南市天桥区教育局的协调下,园方再次露面并向家长公开道歉。

眼下,小太阳幼儿园的小班家长,不少都很心焦。仅和田志明主动联系说自己孩子描述被老师“打脸、扭大腿”的家长,就有七八位。甚至有一位家长给田志明发来了孩子在家中模仿老师打脸的视频。

在腾讯网站的问答部分,一条名为“济南某幼儿园老师疑似严重烫伤男童,知情家长:很心寒 考虑转学”的问答中,记者看到了两位署名“济南小太阳幼儿园学生家长”的回答,其中一位表示:“实际上这家幼儿园打骂孩子关小屋不是一两天了。通过我几次询问,孩子小心翼翼说,如果不听话或者在座位上乱动,老师就打他头或脸。我问疼吗?他说疼。我心里很难受,孩子看我脸色不对,赶紧说,老师说了这是做个游戏,这是我们的秘密……”而另外一位家长则表示自己的孩子也被关过小黑屋。

今年4岁2个月的腾腾,目前烫伤伤口的愈合情况还算不错,很多烫伤的地方都长出了新皮肤,仍在渗血的伤口只有手指头那么大一点。

“我其实没有什么诉求,就是想要知道孩子受伤的真相。另外也请家长不要像我一样,把孩子送进这样的幼儿园。”田志明站在腾腾的病房门口对记者说。

新闻标题: 4岁男童被烫伤 父亲后悔:孩子发过那么多求救信号
新闻地址: http://armandsorchardsideinn.com/shehui/16744.html
新闻标签:田志明  幼儿园  烫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