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曼德新闻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新闻正文

矿老板雇凶闹市炸死同行?死刑复核后写遗书喊冤

时间: 2018-07-11 19:30:33 | 来源: 重庆晨报 | 阅读:

原标题:进入死刑复核阶段近四年后 郴州天湖爆炸案主犯周龙斌写遗书喊冤

7月3日,律师在郴州市看守所会见周龙斌,周龙斌写下遗言:再大的仇恨也不至于杀死周兵元。

7月3日,正在等待最高人民法院死刑复核的52岁周龙斌写下了遗书:“我是被冤枉的,死不瞑目”“我跟周兵元都是一起长大的同族兄弟,再大的仇恨也不至于杀他……”

这份遗书经其子周鹏波发布在网络。

周龙斌是震惊一时的湖南郴州天湖爆炸案主犯。2003年12月23日,郴州市天湖宾馆门前停车场上,赌徒苏加利按下遥控器,陈建文随身携带的爆炸装置爆炸,陈建文与时年45岁的矿产大亨周兵元当场殒命。苏加利已被执行死刑。周龙斌被认定是该案主犯,一审时因犯爆炸罪获死刑,终审时因犯故意杀人罪获死刑。

周龙斌一案于2014年年底进入最高法进行死刑复核阶段,直至今日仍无结果。

周龙斌之子周鹏波和周兵元之子周志鹏,曾经的发小已成路人。7月9日,两人接受上游新闻(全国新闻热线:[email protected])采访时均称,希望复核结果快点出来。周鹏波希望发回重审,周志鹏希望的是执行死刑。

祸起所谓“药功”巫术

湖南郴州因矿产资源储量巨大而闻名。

上世纪90年代至20世纪初,湖南省郴州市临武县首富是盈达选矿公司董事长周龙斌,与他齐名的另一矿产大亨叫周兵元。两人都是临武万水乡井头村人。上世纪90年代,他俩一同在村庄附近的三十六湾开矿,刚开始时“英雄惜英雄”,后来因争夺采矿权结仇。

赌徒苏加利改变了两个矿产大亨的命运。

2002年10月的一天,时年42岁的苏加利在临武县城赌博时听到传言:有人要用“药功”害周龙斌。“药功”是流传于郴州当地的一种巫术,在木偶上施药,进而使人得病死亡。这是一种彻头彻尾的封建迷信、无稽之谈。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苏加利想把这个消息递给周龙斌。可他不认识周龙斌,他想到了与周龙斌相识的中间人邓春旺。经邓春旺牵线,三人在临武县迎宾馆碰了头。

听说“药功”一事后,周龙斌认定背后的始作俑者是周兵元。他告诉苏加利和邓春旺,“策反”会“药功”之人,对周兵元施“药功”,成功后支付20万酬金、费用另付。

苏加利实施“药功”时,周龙斌支付了其2万元活动经费,并安排其司机带着苏加利辨认周兵元。很快,苏加利找到了一个自称会“药功”的老汉。至2003年3月,老汉的“药功”根本没起作用。

苏加利和周龙斌对“药功”失败后的行动供述不一。苏加利称,周龙斌告诉他如果不行就来硬的,用枪、炮之类的。周龙斌则称,他对苏加利说“药功”搞不了周兵元,那“药功”也搞不了自己。苏加利回他,还是会把事办好。听到这句话后他离开了,再也没有与苏加利见面。

郴州市中院和湖南省高院均认定:实施“药功”未果后,苏加利与周龙斌商定另采取其他方法杀死周兵元。2003年6月的一天,苏加利找来了陈建文,以巨额酬金相利诱,共同参与杀害周兵元。

2003年12月23日天湖爆炸案现场,多辆汽车被炸毁。

震惊全国的闹市区爆炸案

震惊全国的湖南郴州“12•23”爆炸案已过15年,但仍是街头巷尾的谈资。湖南省高院(2014)湘高法刑三终字第129号判决书和郴州警方勘验报告还原了爆炸案前后经过。

2003年12月23日上午7时许,郴州市北湖区天湖大酒店门前停车场附近,苏加利倚靠在行道树上。不远处,陈建文身边放着一个崭新的旅行包,包里有一个铁盒和蓄电池。铁盒长约20厘米、高约10厘米,铁盒里填满了炸药,炸药中插着四根雷管。雷管通过导线与蓄电池相连。苏加利和陈建文手中各有一个遥控器,遥控器可引爆这个爆炸装置。

苏加利掏出手机,里面装着新买来的电话卡,“我是邓兴发,侄子钱包丢了,帮个忙,去天湖大酒店给他送100元路费。”接电话的是周兵元,正和朋友谈事的他起身解释,看守所的邓所长找他,他要出去一会。

上午9时50分,周兵元驾驶的黑色现代轿车驶入天湖大酒店门前停车场。苏加利向陈建文使了个眼色,陈建文提着旅行包朝周兵元走去。两人靠近时,苏加利按下了遥控器。“砰”一声巨响,周兵元和陈建文瞬间尸首异处,地下留下了一个半米深、半米宽的炸坑,多辆汽车损毁,60米外的房屋玻璃也被冲击波震碎。

陈建文想不到他也会被炸死。此前两人约定,趁周兵元不注意时将爆炸装置放进现代车内,等陈建文撤离至安全范围内再伺机引爆,炸死周兵元。不料,苏加利见引爆机会难得,加之临时起意灭口陈建文他会更安全。

引爆后,苏加利逃之夭夭,逃跑途中,他把遥控器扔进立交桥下的水沟中。半小时后,周兵元之妻周美知、儿子周志鹏得知消息,急忙赶到现场,确认了被炸身亡的正是周兵元本人。

爆炸案发生后,周龙斌安排人代其支付酬金给苏加利共20万元。

周龙斌一审终审均获死刑

周兵元被炸死后,涉案之人的诉讼之路一波三折。

2004年9月,苏加利、周龙斌等人涉嫌故意杀人罪被郴州警方刑拘。2005年11月,因证据不足,郴州市检察院释放了苏加利、周龙斌等人。

苏加利、周龙斌被释放后引来周兵元家属不满,他们不停地向多级部门反映。2007年1月,专案组对案件进行复查,闻听风声后,周兵元潜逃外地。专案组复查不久后,苏加利再次落网。2010年9月,犯爆炸罪的苏加利被执行死刑。

2011年7月29日,周龙斌在湖北十堰房县落网。落网时,他化名杨俊,在当地办了一个梅花鹿养殖场。

2007年2月27日公安部发出A级通缉令,悬赏5万元缉拿周龙斌。周龙斌化名“杨俊”先后逃至海南、江西、湖北等地。2011年7月,周龙斌被湖北房县警方抓获,此时的他已在当地办起了梅花鹿养殖场。

郴州市中院(2012)郴刑一初字第8号判决书显示,周龙斌犯爆炸罪被判处死刑,周龙斌当庭上诉。2014年12月20日,湖南省高院认定周龙斌为报复周兵元,重金雇佣苏加利请人实施“药功”谋害周兵元,致周兵元被苏加利用遥控爆炸手段炸死,周龙斌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周龙斌在与苏加利的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为主犯。湖南省高院终审判决,撤销郴州中院(2012)郴刑一初字第8号判决书。周龙斌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

进入死刑复核阶段已近四年

按照法律程序,湖南省高院作出终审判决后,该案进入最高人民法院死刑复核阶段。

周龙斌的代理律师李逊从2015年12月4日起,他向最高法递交了多份律师建议书,建议最高人民法院“裁定不予核准死刑,并撤销原判,发回重新审判”。

李逊介绍,湖南省高院认定的“周龙斌雇佣苏加利以爆炸或同等性质的手段杀害周兵元”这一关键情节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所依赖定罪供述有非法取证的可能,且事实上部分被二审法院排除。判决所依赖的苏加利供述系孤证,且已当庭翻供。

李逊认为,两审法院均确认了这样一个事实:周龙斌对于以爆炸的方式杀害周兵元主观不明知,爆炸行为的策划、筹备、实施是苏加利伙同陈建文完成的。

“周龙斌庭审时说自己遭到了刑讯逼供,庭审的人听到了。”李逊说。

2017年5月20日,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邀请了高铭暄、陈兴良、张明楷、赵秉志、陈卫东等国内5位法学专家,就周龙斌故意杀人罪一案所进行讨论后认为,一份死刑判决,所依赖的仅为不断反复的同案书面供述,不符合证据确实充分,足以排除合理怀疑的刑事诉讼证据标准。该案属于原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且复核期间出现新的影响定罪量刑的证据,同时原审没有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已严重影响公正审判,应裁定不予核准死刑,并撤销原判,发回重新审判。

2012年8月1日,郴州市中院一审判决周龙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天湖爆炸案之所以轰动,除了案件本身外,天湖爆炸案被认为是“郴州官场腐败窝案”导火索之一,包括郴州市原市委书记李大伦,郴州市原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曾锦春、市委宣传部原部长樊甲生等一大批官员被查处,窝案共牵涉160余名党政官员和商人,部分涉及矿产资源腐败,涉案金额巨大震惊全国。

双方家属都希望尽快出结果

连日来,周龙斌的遗书在网上流传,将遗书上传网络的是其子周鹏波。周龙斌在遗书上说:“我没有买凶杀人,我跟周兵元都是一起长大的同族兄弟,再大的仇恨也不至于杀他。听说周兵元用‘药功’来害我,也一时糊涂用‘药功’去害周兵元,但是这种封建迷信怎么能够成为我的罪证呢?”

周龙斌喊冤并非第一次。2015年12月4日,周龙斌称,“我和周兵元都是受害者,但认为是我指使苏加利杀了周兵元,我实在太冤了。”

周龙斌的喊冤遭到周兵元家属反对。此前,早在一审宣判后,周龙斌当庭提出异议,提起上诉。彼时这一“喊冤”招来一片惊愕,受害人周兵元的妻子和亲属纷纷指责,庭内一片混乱。

7月9日,周兵元之子周志鹏对上游新闻记者说:“我爸死了,周龙斌指使苏加利炸死我爸的。我虽然和周鹏波是发小,但我们现在做不成朋友了,最多是不当成仇人。复核四年了,还没结果,也能说明证据不扎实,那就去弄扎实。”

发小成了路人,但他俩还有一个共同的夙愿:复核四年了,尽快出结果。一个希望发回重审,一个希望执行死刑。

新闻标题: 矿老板雇凶闹市炸死同行?死刑复核后写遗书喊冤
新闻地址: http://armandsorchardsideinn.com/shehui/155551.html
新闻标签:天湖  陈建文  爆炸案  周龙斌

[矿老板雇凶闹市炸死同行?死刑复核后写遗书喊冤] 相关新闻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