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曼德新闻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股 > 新闻正文

美国政治游说痼疾难除 被称为“合法的贿赂”

时间: 2018-07-04 05:31:51 | 来源: 人民日报 | 阅读:

美国政治游说痼疾难除(深度观察)

核心阅读

在美国两党为11月将举行的中期选举大肆造势的同时,政治游说再次成为美国公众和舆论关注的焦点问题之一。强大的游说集团长期盘踞在美国政治、特别是国会政治的核心,它们为利益集团提供了用金钱撬动政治的重要杠杆,被称为华盛顿的“第四权力中心”。美国舆论普遍认为,政治游说几乎是“合法的贿赂”,它让富人拥有了更强大的政治影响力,虽然人们渴望改变这种不平等的现状,但几乎没有人对“真正的变革”抱有希望。

“这是一个只对金钱做出回应的体系”

华盛顿M街2550号坐落着一幢低调的9层建筑,从这里出发,往西北方向不到2公里是白宫,往东南方向5公里左右则是美国国会山。然而,这幢不起眼建筑与美国权力中心的真实距离却比地图上显示得更近,因为楼里最大的租户是大名鼎鼎的游说机构——翰宇国际律师事务所。该机构官网对其华盛顿团队的描述是:“最早意识到美国政治三大分支都能够成为帮助客户实现目标的平台”“已经与美国国会及行政部门合作长达几十年并始终保持良好关系”。

这家大型游说集团的广告词绝非夸张,过去一段时间,几乎所有引起公众关注的美国时政新闻背后,都有华盛顿“游说机器”暗中运作的痕迹。不久前,社交媒体巨头脸书被曝出用户数据滥用丑闻,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首次赴国会山出席听证。在扎克伯格行前,该公司在华盛顿发布了12个新招聘岗位,头衔多为公共政策经理。又如,美国政府决定对进口钢铝产品加征关税前,美国钢铁行业第一季度政治游说支出大幅上涨,比去年同期增加了31%。

尽管游说集团在华盛顿存在已久,但过去20年却见证了其快速扩张。据美国政治响应中心的数据,1998年美国游说业的规模为14.5亿美元,2017年这个数字已经上升到33.7亿美元。对于这一深度影响美国政治的行业,公众却所知甚少。据媒体报道,一个专业游说者的日常工作可谓异常丰富——要上媒体造势,也要安排私下会面,要开政策研讨会,也要办晚宴聚会,要为议员张罗筹款活动,也要参与起草法案。凡此种种,目的却很简单,就是把客户的意愿转化为立法与政策。

一位名叫吉米·威廉姆斯的前资深说客此前在Vox新闻网发表文章,揭露了政治游说行业的内幕。威廉姆斯称,游说集团成立的政治行动委员会,多数情况下是专门为政客筹款的机构,这凸显了政治游说的交易本色,用他的话说,“这是一个只对金钱做出回应的体系。”

政治游说扭曲了美国政策制定的过程

名义上,政治游说体制对所有人开放,但金钱在其中扮演的媒介作用决定了大型利益集团能通过游说收获不对称的政治影响力。2018年第一季度,在政治游说上最慷慨的行业分别是医疗、金融地产和通信电子,支出分别达到1.55亿美元、1.35亿美元、1.06亿美元。掏出1000万美元以上游说资金的实体有3家,分别是美国商会、美国地产经纪人协会和美国药品研究和制造商协会。

不久前《大西洋月刊》刊发长篇报道,提出了这样一个预测:今年11月中期选举后,大批议员将离开国会山,对他们中的很多人而言,下一个工作地点不会太远——华盛顿K街,也就是美国游说业的大本营。

在美国国会,在任议员人人都对政治游说讳莫如深,但游说集团恰恰又是议员及其助手们离职后最热门的去向。迪安·辛森是前联邦参议员、现国家情报总监丹·科茨的前幕僚长,如今在华盛顿做专业说客。2018年以来,辛森代理了73名客户,是眼下华盛顿最热门的政治掮客,同他并列榜首的还有前助理商务部长布鲁斯·梅尔曼。

游说集团和美国国会及其他联邦机构之间的“旋转门”永远敞开,因为从事这一行业最重要的资质是“关系”。2016年国会选举后,离开国会的议员中有1/4继续留在华盛顿,大约1/6成为专业游说者。2014年中期选举后,大约一半离开国会山的议员仍旧围绕着国会转,1/4成为专业政治掮客。《大西洋月刊》的报道写道:“每一天,前议员都在国会走廊阔步,与前同事闲聊,目的是为了引导他们投票。”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曾在《不公平的代价》一书中指出,政治游说放大了利益集团的政治诉求,扭曲了美国政策制定的过程。各种政治游说导致了美国政府错误地放松了金融监管,并导致了金融危机的发生。

“被游说集团环绕的国会无法真正代表民众”

2006年,现任众议院民主党领袖佩洛希喊出口号“排干华盛顿的脏水”,带领民主党成为众议院多数党。2016年,特朗普寻求入主白宫时,喊出了同样的口号。但直至今天,华盛顿的现实依旧是“脏水”不断。2017年底,美国国会通过共和党减税方案,而在这一直接关乎企业利益的法案通过前,涌入华盛顿的政治游说资金出现了井喷。据华盛顿非政府组织监测,税改期间,平均每名议员身边有13名专业游说人士在“围猎”。

游说问题长期被美国公众视为“合法贿赂”,联邦政府也曾为之推出不少监管措施,但问题是说客总是能在法律的漏洞中自由游走。例如,议员离开国会山后面临一个“冷却期”,即这段时间内不能公开对自己的前同事进行游说。现实中,因为有这一条规定,不少议员成为律师事务所的顾问,而不是真正注册为专业说客。有媒体就此质问,谁能确定他们没有给前同事打电话?

在为11月的中期选举造势过程中,国会民主党人再次将目光瞄准了政治游说,竞选纲领称要限制华盛顿掌握大权的游说者和决定政治议程的利益集团。但有媒体质疑,仅本轮中期选举周期内,民主党候选人自己就从游说集团收下了大量政治捐赠,更不用说说客们为了给议员和大金主牵线,还帮忙组织了数不清的早餐会、午餐会、鸡尾酒会。被《时代》周刊称为“买下华盛顿的人”、臭名昭著的政治掮客杰克·阿布拉莫夫曾表示,“号称要改革的人都是处在这个体系中的人”,言下之意是美国的政治游说痼疾难以根除。

“金钱是美国政治的一大瘟疫,扭曲了政治过程,富豪拥有不成比例的政治影响力。”在国会山任职超过20年的前资深联邦众议员詹姆斯·莫兰对本报记者表示。在莫兰看来,美国国会运转不良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许多议员已经不再对自己的选区负责,而只是对那些写支票让他们支持放松监管、减税政策的富豪负责。“被游说集团环绕的国会无法真正代表民众,也不符合美国政治制度的设计初衷。”

(本报华盛顿7月3日电)

本报驻美国记者 胡泽曦

责任编辑:张玉洁 SF107

新闻标题: 美国政治游说痼疾难除 被称为“合法的贿赂”
新闻地址: http://armandsorchardsideinn.com/meigu/144442.html
新闻标签:痼疾  游说  被称为

[美国政治游说痼疾难除 被称为“合法的贿赂”] 相关新闻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