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曼德新闻网
你的位置:首页 > 股市 > 新闻正文

关于中国经济 这8句话让人五味杂陈

时间: 2018-11-16 20:11:23 | 来源: 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 阅读: 63次

关于中国经济,这8句话让人五味杂陈

原创: 张文绞

微信公号:国是直通车

有意思。

改革开放40年“再出发”怎么看,怎么走?

在近日举行的财经年会上,来自不同领域的人士就“减税降费、国企角色、民企竞争、资本市场、营商环境”等问题发表了看法。听来,下面这8句话令人五味杂陈。

图片来源:财经供图

一、减税要减到政府“痛”

在困难时期,渡过难关应该谁来痛?

黄孟复。图片来源:财经供图

第十届、十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工商联原主席黄孟复说,从职工、企业和政府三方面来看,绝不能让职工痛,员工的福利待遇不能动。企业已经很痛了,成本上升、利润下降,如果再让企业痛下去,企业可能就保不住了。

“所以肯定是要让政府痛,减税要减到政府痛才行。”黄孟复指出,过去减了5000亿、8000亿以后,财政收入仍然能够保持两位数的增长,说明政府减税还有很大潜力。政府困难,企业好过,员工才能好过,企业发展好了才会有更多的税和费,政府也就能好过了。

谈及减税,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讲座教授、原亚洲开发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魏尚进建议,国家应该考虑临时性减税,比如接下来两年的增值税从16%降到12%,同时增加投资对企业所得税抵扣的比例,到第三年再将税率恢复到原来水平。这样做有三大好处,刺激投资和消费、减轻对财政的压力,降低中国贸易顺差。

在中银国际研究公司董事长曹远征看来,减税是改革的题中应有之义,但不能用减税代替财税体制改革,最核心的是建立一个现代国家的财税制度,而不是仅仅税收得多点少点的问题。

二、降低企业解雇员工成本

在全民讨论民企融资难、融资贵时,魏尚进指出,企业家还关心解雇员工的成本问题。他提到,中国员工的解雇成本比大多数发达国家还要高,这直接影响了劳动力市场的灵活性。他建议,“把解雇成本降低,五险一金降低,提高劳动力市场灵活性,提高企业雇工的兴趣和意愿。”

魏尚进。图片来源:财经供图

魏尚进还提出另外一种观点,压缩企业管理层级。

他指出,随着管理技术和信息技术的提高,企业可以通过压缩管理层级降低成本。他还将这一观点引申至政府部门,“在不影响效率和执行力的情况下,是不是可以考虑把政府的层级抽掉两层,这样公务员的数量将大大减少。更重要的是,同样收来的税收,可以用来增加其他公共产品支出,或者用它来减税降费。”

三、国企存在的本质是政府介入市场

谈及国企与民企的问题,香港金融发展局委员,招商局集团、招商银行原董事长秦晓提出,国企存在的本质是政府介入了市场,它不是作为一个中性的调控者或者监管者、基础设施的维护者,而是直接参与了市场竞争。在这种情况下,政策就很难完全一视同仁,良好意愿做起来就有制度上的障碍。

他总结,民企受到的不公平待遇可以分成两类,一类是显性的、直接的,一类是隐性的、间接的。

显性问题主要是,一是市场准入设置了条件,阻碍了资本的纵向流动和产业升级,造成竞争不平等和社会不公。二是财政补贴,对国企的补贴大大超过对民企补贴。三是多种要素的价格管理,民企享受不到。

隐性问题主要是,“银行认为政府的导向是支持国企的,这个政策导向在很大程度上变成了某种背书甚至担保,国企出了问题政府会救,而民企出了问题没人救。”秦晓认为,解开民营经济发展的制度障碍在于撬开二元结构。

四、资本市场被赋予太多政策功能

当前的股市也不太乐观。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指出,当前资本市场被赋予太多政策功能,资本市场不是万能的,它只能做一件事情,就是提高资源配置效率。

李扬认为,如果把资本市场当成政策工具,其结果就会导致监管部门过于关注股价、融资额、交易量、总市值等,并且把这些数据或明或暗当成衡量市场好坏的标准。“从这个意义上说,这和唯GDP论异曲同工。”

五、经济二次触底可能在2019年年中

中国现在经济形势如何?

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兼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任泽平分析,这次经济L型触底会经过两个底部,2018年下半年到2019年下半年会第二次触底,第二次触底可能会在2019年年中。

任泽平。图片来源:财经供图

在此背景下,他建议,第一要改革开放,第二宏观调控不要摆动太大,第三财政政策应该积极有所作为,第四金融应该转向稳杠杆,第五改革的方法论可以考虑“顶层设计+渐进、增量和试点”。

六、税真的减了,没感受到另有原因

为什么国家大力减税,企业却没有深刻感受到,反而觉得日子越来越难过?

国税总局前副局长许善达解释,这几年的减税措施总体上是落实到位的,企业没感受到有几方面的原因,一方面“营改增”之后征税力度确实变大了,“原来流失的钱收回来了”,另一方面大宗商品钢铁、煤炭经历去产能后,这两年价格上涨,收的税多了。

许善达认为,“留底税款改成退税”这项改革应该继续深入推进,因为它对高科技、重资产企业发展,对解决当前股市、股权质押问题都是有利的。有的地方政府不愿意搞“留底税款退税”,觉得财力不够,但如果财政支持力度大一点,最长不超过10年这个问题就解决了。

七、中国2B生意都是强关系

北极光创投创始人、董事总经理邓锋指出,“今天中国基本上所有2B的生意都是强关系,你的技术多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能不能打进这个客户。不把这些灰色(关系)的打掉,中国2B很难做到科技创新。”

他还强调,改善营商环境,还要改变中小企业受欺负的局面。他举例称,“看看中国三大运营商的财务指标,它的应付款有多少,代表了我们的应收款,很多企业被逼着先去做服务,根本不给你钱。”

他还提到一个现象,凡是跟运营商做生意,没有一个企业长期做得很大。“一时由于一个领导的关系做起来,过两年又不行了,它在商业上就没有遵守商业规则,也没有双赢的概念,从来都是‘我赢你输’这种思路。”

八、90%专利可能都是垃圾

中国电子信息行业联合会专家委员会主任董云庭发表演讲称:“去年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全国专利714万,我认为90%可能都是垃圾,只能充当花瓶,圈项目的钱。”

他认为,知识产权不清晰,产权保护不到位和文化因素是导致中国高新技术领域难有突破的几个原因。他建议,国家要为企业减轻税负,保护企业家产权,做好顶层设计。

新闻标题: 关于中国经济 这8句话让人五味杂陈
新闻地址: http://armandsorchardsideinn.com/gushi/383183.html
新闻标签:让人  中国经济  句话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