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曼德新闻网
你的位置:首页 > 股市 > 新闻正文

一部爆款电影横空出世:药神一助攻 股价就井喷!

时间: 2018-07-07 20:07:01 | 来源: 券商中国 | 阅读:

第158期—程大爷论市:

当电影遇上了股市,就像干柴遇上烈火,就像瞌睡遇上枕头……总之,不搞点刺激不擦点火花是决不罢休的,大致可以想象一下“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的场景。

这周,尽管股市盘面绿油油一望无际,但也不能就此得出全盘尽墨的结论,何以证明我大A有永不气馁的梦想?那就看看北京文化的股价,一根周K线犹如一枝刺向苍穹的红缨枪,发出了对巨熊的一声嘶吼——尽管没有吓退巨熊,却吓了程大爷一大跳:一周涨幅高达52.97%,只用了13个交易日就从9.02只接干到15.97还封死涨停板,涨幅高达77.05%。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最近两周恰好是A股市场批量发生闪崩的至暗时期呀。

所以,不要低估了娱乐的力量。

尤其是在一个娱乐业越来越像金融业,金融业越来越像娱乐业的时代,谁说娱乐圈尽给咱大A股盘面添乱给咱小散心里添堵?在关键时刻的关键部位,对于疲弱的股价来说,一部爆款电影恰当好处地横空出世,不啻于一剂神药,看起来既可治病,亦可救命。

只是,这样的神药,大多只是制造短暂的股价暴涨幻觉,一旦药效过了,往往会故态复萌,最终是救不了命,也只治不好病的。

要想股价井喷,须得神药助攻

杰克·马戈利斯在《野草园》中写道,人类有史以来就渴求两个问题的答案:

一是生命的意义和目的是什么?

二是催欲的良药又在何方?

这一观点,颇为契合孔老夫子的食色之说。

前两天,一爆款电影——《我不是药神》(曾用名为〈中国药神〉)正式上映,这部由文牧野执导,宁浩、徐峥共同监制的剧情片上周就火得一塌糊涂。

与口碑榜超高好评相映成趣的是,它刺激得A股与港股市场相关上市公司一番上涨,成为因贸易战而乌云密布的股市的一道亮丽风景。

影片讲述了神油店老板程勇从一个交不起房租的男性保健品商贩,一跃成为印度仿制药“格列宁”独家代理商的故事。

说真的,宁浩、徐峥确实是电影天才,他们深谙周星驰无厘头真传,大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趋势。

比如说,“印度神油”、“男性保健品”之类的撩情词汇,周星驰只关心观众会不会有生理反应,但是,宁浩徐峥他们更加关心的是股价会不会有“生理反应”——金枪不倒,长阳突破,势不可挡!

充斥朋友圈的好评文章,调性空前的步调一致:口碑爆棚,电影大热。这不是在明目张胆地勾引我去电影院吗?

上映第一天,当日斩获1.6亿元票房,加之此前的点映场,该片上周五累积票房超过3.59亿元。在豆瓣上的评分高达9.0,成为今年以来评分最高的国产电影。

在因敏感题材而全民热议的加持之下,《我不是药神》的票房究竟能有多高?猫眼专业版预测其票房最终可达到28亿。

按照《我不是药神》主要出品方坏猴子影业方面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说法,该片的投资额约1亿元,如果最终能实现28亿元的票房,那么各投资方将获利颇丰。

受此利好影响,除了抢先一步的北京文化与唐德影视股价井喷之外,在香港上市的欢喜传媒与阿里影业也有所表现。

在上周全球股市整体阴跌的情况下,作为主要出品和发行方的北京文化与唐德影视股价逆势大涨。联合出品方的阿里影业周四上涨了2.35%,周五收盘上涨了6.9%。继周四上涨之后,欢喜传媒周五收盘上涨5.63%。可惜成交量只有2018万港元,量能不济。

相比A股,港股的相关公司,涨幅与成交量还是相对差距明显的。

票房撬动市值,往往四两拨千斤,对于一只脚在娱乐圈一只脚在股市的跨界达人来说,从来票房只是小头,市值才是大头。

在2017年以前就坐拥宁浩、徐峥、王家卫、陈可辛等著名股东导演以及贾樟柯、文隽等多名签约导演,欢喜传媒在近年来时常有叫座又叫好的作品呈现。比如,徐峥担导演的《泰囧》和《港囧》均取得了超过10亿元的总票房。其主演的电影《心花怒放》有11.7亿元的票房。此外,2018年,由刘若英导演的电影《后来的我们》,累计取得19.64亿元的票房,欢喜传媒凭借对这部电影的投资也应该取得了不菲的投资收益。

按理说,押中了爆款,公司该赚得盆满钵满才对嘛。

看起来应该是家巨无霸公司的欢喜传媒,最新市值仅仅为62.28亿港元,平时日均成交金额也就几百万港币,周五算是很火的一天,也不过2018万港币而已。

事实上,欢喜传媒这几年的业绩都处于持续亏损状态,2015年至2017年,欢喜传媒年亏损额分别高达9280万港元、12.54亿港元、9516万港元,累计亏损约14.43亿港元。随业绩一起下跌的还有其股价,从最高时的6.8港元跌到如今的2.25港元。

真是同人不同命。

搞了一大堆牛掰IP,拍了一大堆爆款电影,到头来还是“空欢喜”一场。

看看北京文化,市值115亿人民币,周五涨停板成交金额为9.18亿人民币。

唐德影视市值58.24亿人民币,一天成交金额2.28亿人民币。

一部电影,火了A股,但是,港股却不温不火,明显要冷静克制很多。

对于这种类似于“一锤子买卖”的业绩暴增,相比之下,香港投资者比较谨慎,而A股投资者则一惯狂热。内热外冷,可见一斑。

票房是股价的春药

北京文化原本是一家文旅公司,自2013年起向影视娱乐业转型,算是电影行业的后起之秀。它在陆续先后收购摩天轮、世纪伙伴、星河文化等影视公司之后,才开始参与电影投资和制作发行业务。

让北京文化一战成名的是去年热映的《战狼2》。凭借暑期档一举斩获56.78亿票房,夺得去年中国内地票房冠军。

在《战狼2》上映时,北京文化的股价早已经历10天超50%的暴涨,从14.13元飙升至21.14元/股,市值增加了约50亿元。

电影之外的剧情还是不出意料地落入了俗套。

图穷匕见,股价见顶当天,北京文化却抛出了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减持预披露公告,计划减持公司股份合计不超过1,436,525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0.1978%),按当天的收盘价计算,这些高管共可减持套现约3036.8万元。

次日,北京文化股票直接跌停,此后公司股价迎来了近4个月阴跌行情。

不知道这一次的井喷机会,北京文化的董监高们会不会抓得住。

由于减持新规出台,故伎重演怕是行不通,所以得动动脑子,如何把拉高减持的戏码顺利完成。

没有一道神药可以治疗股市的ED

把准股价疲弱乏力脉相的老板还是很多的,只要对症下药,比如把“印度神油”、“男性保健品”这类神物搬出来,保准会引起股价的“生理反应”,长阳突破也就应运而生了。

比如,常山药业一度发布公告称,中国阳痿(ED)患者人数约1.4亿人,换言之,有1.4亿男人需要使用“神油”或者“男性保健品”,类似老中医看病的套路:问题很严重,找常山就对了,药价有点贵。

受利好因素刺激,常山药业股价果然出现了强烈的“生理反应”:1.4亿阳痿患者制造百亿元级别市场规模,这是怎样的重大利好(男人的最痛竟是你的利好)?

常山药业发布公告后连续两天大涨,涨幅超过20%。其中,公告当天股价直接涨停,报收于7.92元,第二个交易日盘中一度涨停,最终大涨9.6%,报收于8.68元。

然而,当股价创下半年新高之际,却迎来了公司股东及高管的集体减持。

常山药业发布公告称,4位公司股东集体减持,其中包含董事长高树华以及副总经理丁建文和黄国胜,累计减持1008.75万股,合计金额为8764.54万元。此外,值得注意的是,4位股东及高管减持均价接近涨停价。

当然,这一“挺猛的”数据引起了市场广泛关注以及质疑,结果就收到一张罚单。

 图片来源:花瓣美素

图片来源:花瓣美素

显然,常山药业瞄准的还是下半身这个敏感部位,只不过用力过猛,把“男性保健”的问题夸大到监管部门看不下去的触目惊心程度。

监管部门认定它涉嫌在相关行业数据较多、未获取证券公司研究报告原本、未向研究报告撰写方咨询数据来源及确定计算方法的情况下,贸然选取相对较大的数据在公告中予以披露,称国内ED患者人数约1.4亿人,对投资者的投资行为产生误导。决定对常山药业给予警告,并处以罚款60万元;对公司董事长高树华、董秘吴志平给予警告并各处30万元罚款。

迫于舆论压力,常山药业发布补充公告称,1.4亿阳痿(ED)患者的数据,主要来源于国信证券2014年5月底发布的相关研究报告,公司证券部通过网络检索取得并节选了其关于枸橼酸西地那非市场空间的描述。此外,公司证券部亦查询到东吴证券2017年2月28日发布的关于枸橼酸西地那非市场空间的预测,报告中预测“中国ED患者人数约1.27亿”。

简而言之,1.4亿的数据是我(常山药业)“抄”过来的,我也不能保证这一数据的准确性。

有网友调侃,梳理A股药企公告得知:阳痿1.4亿,糖尿病1.1亿,乙肝携带者接近1亿,精神病1.8亿,每8对夫妇里还会有一对陷入生育困境……做人难啊,做健康的中国男人则难上加难。

还有那个准备登陆A股卖药的康宁医院,在《招股书》中表示:根据市场研究顾问公司Frost & Sullivan的报告,中国现时有1.8亿人患有精神疾病。按14亿总人口计算,我国患有精神疾病的人口比例为13%,即每8人当中,就有1人患有精神疾病。

看完数据,程大爷我有一种视死如归的赶脚,倒是应验了那句名言:自从得了精神病,我整个人都精神多了。

不可滥用伊索尔德的魔汤

尼采在《人性》中写道:人在催欲药物驱动下看到神灵,并产生虔诚的感激之情,这一事实,随着时间的推移,贯穿了更高的幻觉意识,最后确实变得十分高尚起来。

对于A股来说,不要一看见股价“坚挺”就赶紧叫好,还要看看它用了什么药。

故事一直是A股市场的“伊索尔德魔汤”,各种资本按照他们自己的配方在暗室炮制“魔汤”,然后天价兜售,只有为之买单的人才会尝到那无法下咽的苦涩味道。

诚然,在书斋学者们道貌岸然的人类学或民族学书籍之外,这些催欲药物、爱情魔汤和性爱法术,深深地植根于每一个民族和每一种文明的血脉,以至于很难抗拒它们的诱惑。

这种魔汤到底有多神奇,甚至可以让理查德·瓦格纳这样一个生活上的非道德论者、政治上的自由主义者、哲学上的虚无主义者、艺术上的浪漫主义者,打开自己情感的大门?

图片来源:花瓣美素

图片来源:花瓣美素

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是欧洲仅次于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爱情传说,瓦格纳据此创作了三幕歌剧——《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剧中男女主人公借助一种魔汤坠入了爱欲之河。这部折射了瓦格纳本人与马蒂尔德恋情的剧作,被很多研究者推荐为了解、探究瓦格纳的起点。

一听到催欲药这个词,人们就会窃笑,但内心却同时会升腾起一种隐秘的渴望。几乎所有的时代和文明都存在着一种神奇的物品:促进和提升性爱欢愉的秘方、魔汤和法术。它们是各民族诗人赞颂的对象,其功效被当作奇迹广为流传。

欧洲历史上传播的各种性爱药品,不胜枚举,而其中最富神奇和充满理想色彩的,莫过于伊索尔德的魔汤了。

在瓦格纳心中,伊索尔德的魔汤就是他精心设计的一座乌托邦。一种为自由人打造的庆典和梦幻。瓦格纳的魔汤其实既不想缔造爱情,也不想促进性欲,你也可以说它只是一味催化剂,一款媒介。

或许只是要制造幻觉,就像在股市中存在误判那样,那一刻理性已经躲到床底下去了,冲动主宰了整个世界。

他想用魔汤使心中隐匿的欲望之花得以绽放,扫除爱恋中的人们周围的社会和文化屏障。饮一口被调换了的魔汤——原本是与爱人双双殉情的毒药——即把饱受压抑的人们送上了通往乌托邦之路。他们早已在爱恋中结合,但只有魔汤才使他们浑然一体。

魔汤就是一味催化剂,充分显示了很多催欲药和性爱药品的典型作用。

它们让人体潜在的欲望得以实现:那就是放肆的欢愉和幻想的能力。

在魔汤的催化之下,理查德·瓦格纳心中隐匿的欲望之花迎风怒放,他在《特里斯坦咏叹调》中唱道:

“啊,赞美你,魔汤!赞美你,琼浆!我赞美你的法力,庄严而高尚!它穿过死神之门,流进我的心房。放纵而宽广,贴紧我的胸膛。我仿佛在梦寐中苏醒,来到夜幕下的神奇天堂。”

可惜,这种魔汤的配方,瓦格纳没有告诉我们。

人们通过实验证明并且对此深信不疑,人类的意识是可以通过不同的物质有目的地加以改变(精神类药物)、扩展(迷幻类药物)或者暂停(麻醉类药物)的。

核心问题并不是“哪种催欲药最佳”,而是“某些物质是如何通过广泛使用而变成催欲药的”。

只有正确的态度和文化的视觉,才有可能赋予一种植物以神奇的力量。而这,与一个民族或者一种文明的传统息息相关。

是的,必须有某一股力量来平衡另一股力量,才能达成这个世界的能量守恒。

很多人既然能发现如此之多具备催欲功能的植物、动物和矿物,就必然会有另外一些人,比如修女、比如禁欲主义者寻找足以抑制欲望的物品。

恰如瓦尔特·本雅明所说,每一代人都曾经历过各种可以想象的暂时或彻底制欲的时尚。

对于A股市场来说,欲望的放纵与“药物”的滥用一直是一个“健康隐患”。

尤为值得警惕的是,上市公司过度依赖各种速效“魔汤”来刺激股价,乐此不疲,显然是一件透支生命的蠢动,副作用太大,与公司的长期健康稳定发展,并无任何好处。

新闻标题: 一部爆款电影横空出世:药神一助攻 股价就井喷!
新闻地址: http://armandsorchardsideinn.com/gushi/149810.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