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曼德新闻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国内 > 新闻正文

巡视风暴下的湖南汝城:负债率全省第一

时间: 2018-09-14 12:43:00 | 来源: 澎湃新闻 | 阅读: 241次

原标题:巡视“风暴”下的湖南汝城:天价广场引争议,整改之风劲吹

乘车从湖南郴州市汝城北收费站下高速,一座北宋思想家周敦颐的雕塑屹立在不远处,周敦颐在汝城任县令期间,写下了千古名篇《爱莲说》,而这个位于湘粤赣三省交界处的国家级贫困县,也因为一座用天价修建的“爱莲广场”而深陷舆论漩涡。

今年8月5日,中纪委机关报《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称,2月至5月,湖南省委第四巡视组对郴州市及其下辖汝城县、桂东县开展了常规巡视。汝城为了所谓的政绩,罔顾作为国家级贫困县的实际,不认真落实党中央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重大决策部署,反而大规模举债修建大批“形象工程”“政绩工程”,负债率在湖南省排名第一。

“阔面子”被巡视利剑刺破后,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上,汝城又多次作为反面案例被点名。其中,“4800余万修建广场”的消息经网络传播后,令舆论哗然。

汝城新老城区面貌差别明显,老城区道路多狭窄,热闹却拥挤,近十年大兴修建的新城区道路虽明亮宽阔,却由于入住率不高,看上去人烟稀少。

“这次巡视整改对大家的触动很大,我们希望通过抓好巡视整改,抓好脱贫攻坚,以现实的效果及时回馈报道,县委、县政府有这个决心。” 汝城县委常委、宣传部长郭昕日前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说。

湖南汝城县高速路口。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汤琪

湖南汝城县高速路口。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汤琪

“出名”

近日,在百度贴吧里,一篇题为《汝城县真的要出名了》的帖子被“汝城贴吧”的管理员置顶。只要有意在贴吧里搜索“汝城”,就能最先看到这篇贴子。

该贴是由一名网友发布,内容是一则关于汝城县的视频新闻,新闻标题为《国家级贫困县4800万元修广场,村民靠煤油灯照明》,引起网络社区里的一些当地网民关注和讨论。

这则视频新闻即源于前文所述的《中国纪检监察报》的报道。报道发布后数日,李俊所在小区的居民微信群里频繁弹出消息,不断有人把相关新闻报道转发到群里。这个微信群是小区的居民自发组建的,原本是用来维系邻里关系,解决生活问题,现在已经成为李俊获取当地新闻的重要途径之一。

显然,报道在汝城当地引起了极大反响,其中,最被舆论热议的“形象工程”就是花费4800余万元修筑的爱莲广场。

汝城县委、县政府办公楼前的银杏树,树干粗壮高大,一两人合力都难以将其围抱。

汝城县委、县政府办公楼前的银杏树,树干粗壮高大,一两人合力都难以将其围抱。

工作日午后的爱莲广场,人迹罕至。在广场偏东的位置,8根图腾石柱屹立于此。与广场仅隔一条马路的是汝城县委、县政府的办公楼。办公楼前,数棵粗壮高大的银杏树格外醒目,一两人合力都难以将一棵树的树干围抱。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尚未脱贫摘帽的汝城县举债修建的爱莲广场花了4800余万元,仅6株银杏树就花了285万元,8根图腾石柱花了120万元。

汝城县举债修建的爱莲广场东侧,8根图腾石柱屹立于此。

汝城县举债修建的爱莲广场东侧,8根图腾石柱屹立于此。

“我家就在那儿,那个最高的吊塔旁边的一栋。”李俊站在爱莲广场上朝东北方向指去,那片小区仍有几栋楼还在建设,据他介绍,小区整体入住率并不高,汝城新城相应的生活配套设施也尚未完备,他连日常买菜、购物还得开车往老城区跑。

澎湃新闻多方了解到,爱莲广场修建于2008年,银杏树也是建广场时栽种的。以该广场的修建为起点,汝城新区的建设已十年有余,但广场附近仍有很多楼房的内部空空如也,随处可见在建楼盘的吊塔,而有的项目工程已经停滞数月。

汝城县新城区建设已十年有余,一些楼房内部仍空空如也。

汝城县新城区建设已十年有余,一些楼房内部仍空空如也。

官方通报显示,汝城县长期以来没有考虑可用财力的实际,盲目举债,负债率在湖南省排名第一。《中国纪检监察报》上述报道称,“汝城县委、县政府长期以来没有考虑可用财力的实际,盲目举债,致使2015年至2017年综合债务率分别为274%、285.74%、336%,逐年攀升,负债率在湖南省排名第一。2008年以来,该县修建广场公园11个、市政道路项目26个,违规修建办公楼10栋,几乎一半的钱都用在大搞城市开发和城市建设,而培植财源、促进产业发展方面还不到6%!”为此,汝城县已停建项目20个、暂缓项目9个、调减投资规模项目48个、撤销项目2个,压减投资金额21.15亿元。

一个为县城人民的生活增光添彩的地标广场被媒体定义为贫困县的“阔面子”,这让家住汝城县黎明村的吴伟感到五味杂陈。

吴伟告诉澎湃新闻,“爱莲广场本身还是很有用的,以前虽然不清楚修广场花了多少钱,但我们村里的人有时候都会去那里游玩,一个星期总会去几次,一到周末,广场上总会有很多人。”

但得知天价的工程费后,他坦言,花几百万种银杏树没有必要,柱子上的图腾也没有实际用处,花钱太多就真的没必要了。

汝城县原上塘村(现并村为乾塘村)村口。

汝城县原上塘村(现并村为乾塘村)村口。

等待

9月初,连续数日突如其来的雷雨天让吴伟烦心,因为一下大雨,自来水管里流出的水总是夹杂着黄泥。

“要用水就要拿桶先沉淀一下,自来水厂处理过,但总是处理不好。”为客人准备饭菜需要用到的水,日常生活要用的水,吴伟都是在水管前拿桶先接着,等待杂质自然沉淀后,再舀面上的水用。

澎湃新闻注意到,汝城县的自来水问题一直以来都是当地的民生痛点。《中国纪检监察报》以此举例时直指,“与政府高举债大搞形象工程形成强烈对比的是,一些基本民生问题,却在这个国家级贫困县长期得不到重视和解决。”

报道称,本属公益性基础设施的汝城县自来水厂,在2002年被民营企业绝对控股收购。老百姓反映,2016年以来,自来水管网年久失修,爆管停水、喝“黄泥巴水”是常态。2016年春节期间停水3天,2017年春节期间停水2天,群众怨声载道。

为此,该县启动了自来水公司改制工作,推进老城区管网改造和桂枝岭水厂改扩建工程。

9月12日,汝城县自来水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因旧城区管网(文化路段)改造施工,供水管道出现断裂,需停水抢修。显然,汝城的用水问题还需时日化解。

而同样被连日的雷雨天搅乱生活的还有家住汝城县暖水镇乾塘村的刘梅。

刘梅的丈夫前几年在外打工时因一次意外事故伤了手指,落下了残疾,现在除了能做一些用肩膀挑的活之外,已经干不了别的重活。刘梅的公婆年纪也大了,公公更是在一次做农活的过程中弄伤了腿,也落下了残疾。

这样一来,两家人的劳作都压在了一个女人身上。

“我几乎一整天都要在山上采茶、种树,两家人的农作物都需要我去看着。”为此,刘梅也放弃在外打工相对丰厚的收入,重新被禁锢在了老家的田地里。

“趁着还年轻,能多做一点是一点。”对于回乡,刘梅虽有无奈,但为了家庭也感到付出是值得的。只是对她来说,公婆家的房子漏雨,才是她多年的心病。

9月5日下午,汝城县暴雨,刘梅公婆家的房子再次成为“水帘洞”,加上地势低洼,雨水顺流而下灌进屋里,导致屋内的积水都越过了脚脖子。房屋漏雨的问题,刘梅向村干部反映了多年,却一直未得到解决。

汝城县乾塘村的一栋民房,据村民介绍,该房的房梁坍塌,住户无力修缮,已经搬走。

汝城县乾塘村的一栋民房,据村民介绍,该房的房梁坍塌,住户无力修缮,已经搬走。

刘梅的婆婆最近一次在村里开会时又提及了她家房屋漏雨的问题。据她介绍,此后,村干部到家里也来看了看,拍了照片,给出了一些解决方案,比如砌砖抬高地板高度、在家里搭铁皮棚子等,村干部已经承诺将给刘梅公婆家数千元的补贴,用于修缮房屋。

汝城县暖水镇镇长杨渤9月13日告诉澎湃新闻,他们已经迅速安排下去,进一步调查乾塘村的房屋问题,如果属实将会及时整改到位,杜绝类似情况再发生。

9月14日上午,杨渤亲自到乾塘村排查情况,查明确有两户房屋漏雨,其中一家住着老人,已经纳入危房改造范围,另一户房屋虽达不到危改的标准,但确实存在漏雨的情况,他们将想办法去解决。

在当地的酒店、县政务服务中心大楼等多个场所都能看到巡察公告。

在当地的酒店、县政务服务中心大楼等多个场所都能看到巡察公告。

失信

吴伟和爱人在黎明村村口盘了个门店做着小本生意。由于离高速收费站不远,来往车辆频繁,一到中午,本就不大的店里还能坐满在此路过休憩的旅客。

吴伟的孩子和许多农村青年一样,去外地打工了。除了看店,吴伟还要看护宝贝孙女。据他介绍,村子前的马路越修越宽,小店一个月的纯利润能有1000多块钱,生活虽算不上富裕,但总是“过得去”。

汝城县黎明村村前马路崭新且宽阔。

汝城县黎明村村前马路崭新且宽阔。

然而,一起“雁过拔毛”式的腐败打破了村里原本宁静的生活。

据吴伟介绍,黎明村一些农户的田地之前集体承包给他人种西瓜,本来每家每户应该得到一亩地650元的租金,但拿到手的却只有400元。

澎湃新闻了解到,湖南省委第四巡视组在汝城县开展巡视工作时,收到一起群众关于该县土桥镇黎明村流转土地存在猫腻的信访件。信访材料称,村民在一起土地流转中,被村主任等人设置的“阴阳合同”给坑了。

“大家的土地是第一次由村里集体组织成片流转,每一亩地少给了每人200多元的租金,村里人肯定怨声载道啊。”吴伟表示,要不是有人知道内幕,他都一直被蒙在鼓里。

官方查明,黎明村主任何闹伦、村一组组长曾胜、二组组长曾洪亮等人,与大坪镇村民宋金林等人暗箱操作,先从村民手中,以每年每亩400元的价格流转出158.7亩土地,在不告知群众的情况下,又以每年每亩650元的价格,转包给某农业大户。扣除劳务测量等开支,宋金林分得32200元,何闹伦分得1000元,曾胜、曾洪亮分得2000元。

最终,村主任何闹伦被进行党纪立案,汝城县纪委及时追缴违规资金40135元,并及时清退给126户农户。

然而,吴伟对于何闹伦等人仍在村里当干部表示疑虑,他坦言,对涉事村干部失去的信任一时难找回。

重塑

三个月的巡视经媒体报道后,让汝城上下陷入舆论漩涡。免职、撤职、查处,一场自上而下的整改之风越吹越劲。

汝城县委原书记方南玲因涉嫌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并在政治生态、政府债务、脱贫攻坚等问题上负有责任,2018年5月初,湖南省委给予其免职处理。

方南玲被免后,原任桂阳县委副书记、县长的黄四平成为汝城县委书记的继任者。黄四平曾表示,全力支持配合省委巡视组工作,对巡视发现的问题照单全收、立行立改,以整改实效彰显对党忠诚的政治品格。

另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郴州市、汝城县两级纪检监察机关根据巡视组移交的问题线索,严肃查处了汝城县3名党政主要负责人、17名科级干部;34名县处级领导干部清退了收受的红包礼金,涉及资金达479万余元。

一系列整改的具体措施也正在汝城逐步推进。

据汝城县人民政府官网9月12日发布的消息,汝城县以巡视整改为契机打响脱贫“决胜战”,该县共查出涉及贫困户收入、住房、基础设施建设、群众满意度等四类问题4000余个,清退识别不准对象4553人,新纳入贫困人口667人。

值得注意的是,为完善汝城县政府投资项目建设资金管理,防范政府债务风险,8月30日,汝城县人民政府官网发布了《关于修改<汝城县政府投资项目管理暂行办法>的决定》。

该决定在第七章“监督管理”部分增加资金使用和管理的各单位责任条款,明确严格实行负债建设责任追究。对违反规定负债建设的行为按照 “谁审批、谁经办、谁担责”的原则实行责任追究。

汝城县委常委、宣传部长郭昕日前告诉澎湃新闻,巡视整改目前还没有完全结束,还在做整改的扫尾工作,巡视整改验收汇报材料马上就会递交到省巡视办。

郭昕介绍说,省一级的巡视领导小组确认巡视结果以后,会给两个月的整改时间,两个月之后巡视组还要回过头来进行巡视整改验收,根据整改要求,他们会对汝城整改的各个方面进行督查,进行反馈,根据督查的情况得出结论,评估巡视整改有没有达到上级要求。

“这次巡视整改对大家的触动很大,特别是其中所体现的政治严厉性,对大家的触动最大。”郭昕表示,“我们希望通过抓好巡视整改,抓好脱贫攻坚,以现实的效果及时回馈报道,县委、县政府有这个决心。”

如今,汝城县官方在回应民众关切上正在提速,一副崭新的汝城形象也正在重建。作为一名基层工作者,杨渤切身感受到巡视整改带来的影响。“巡视整改是件好事,一方面是对历史负责,对个人负责,另一方面规范了我们的行为,在制度的轨道上办事。”他说。

郭昕透露,中纪委机关报的报道发布后,国务院扶贫办派来了一个七人的专项检查组,对报道里的内容全部进行了核查,并调取资料,与湖南省纪委进行了对接,扶贫办希望汝城按照原计划保质保量完成脱贫攻坚。

据红网报道,5月16日下午,湖南省2018年脱贫摘帽县脱贫攻坚工作调度推进会在长沙举行,会议透露,汝城县已经和其他17个县市区一同被列入湖南省今年计划脱贫摘帽的地区。

“违规操办喜宴,汝城县2人被处分”“汝城集中约谈民生资金问题责任人”……李俊的微信群里每天依旧有人在转发着这些讯息,他们是处在整改“风暴”中心的每个普通人,更是观察员和见证者。

省委巡视组走后的汝城县,依旧可见颜色鲜红的巡察公告,它们分落在政府办公楼、酒店等多个场所,时刻提醒着当地人,信访通道仍畅通,整改之风仍在吹。

(文中吴伟、李俊、刘梅为化名)

新闻标题: 巡视风暴下的湖南汝城:负债率全省第一
新闻地址: http://armandsorchardsideinn.com/guonei/276882.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