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曼德新闻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国内 > 新闻正文

全职妈妈复职遇配套瓶颈 专家:政府应鼓励日托

时间: 2018-08-22 01:42:51 |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 阅读: 141次

原标题:全职妈妈复职遭遇配套瓶颈 “托儿所”回归急需顶层设计

本报记者王峰北京报道

冯丽(化名)在孩子不满1周岁的时候,就把他送进了“托儿所”。原因很简单:她和老公都要上班,双方老人身体不好,没法给他们带孩子。

这家“托儿所”就隐身在冯丽的小区,没有门牌,三名曾经的幼儿园老师在一套三居室里照看五、六个孩子。“她们的服务很体贴,所以我还比较放心。”冯丽说。

“在我小时候,几乎每个单位都有育婴室,作为单位给女性职工的一种福利。但现在,0-3岁婴幼儿的社会化托育基本是缺失的,孩子要么是老人养,要么是全职妈妈自己养。”全国政协委员、湖北首义首义律师事务所律师谢文敏说。

原国家卫计委2016年对十个城市的调查显示,全国婴幼儿在各类托育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1%,但76.8%的家长期望孩子能上“公办”托育机构,且希望能上全日制者占84.2%。

推进多渠道增加托幼资源供给已被提上议事日程。但从指导思想、法律制度,再到配套准备,目前,托儿所仍然难以大规模回归。

向下供给与向上需求

在20世纪50年代和80年代,托儿所曾有过繁荣局面。

1951年发布的《劳动保险条例》规定,各企业工会基层委员会应根据企业情况与职工需要,办理托儿所等集体劳动保险事业。

据1957年9月第三次全国妇女代表大会的报告数据,1956年底全国城市各种托儿机构约有26700处,收托儿童125万余名,比1949年增加了260倍。

同期,在工作开展较好的南京,共有街道群众自办的托儿所(站)、幼儿园(班)167所,收托儿童10947人,这还不包括工厂、机关托儿所、幼儿园所收儿童人数。

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副研究员和建花介绍,上世纪80年代,托儿所数量再次大幅增长。1980年国务院托幼工作领导小组成立,办公室设在全国妇联,全国29个省、市、区一级也建立了托幼工作领导机构和办事机构。但由于领导机制不健全、市场化改革影响冲击等原因,原有的托幼服务体系又很快解体。

一项调研显示,2013年,南京市早期教养机构共318家,其中具有全/半日制的托育性质机构268家,公办园61家,民办园(包括社会力量、私人办园)207家。共招收8731名0-3岁幼儿。

2013年,上海市独立设置的规模化托儿所只有41所,入托3岁以下婴幼儿仅6058人。

“近两年来,社会上也出现了一些托育机构,但主要是民办机构,这些机构大多没有高标准的物质条件,也没有形成规模化。”谢文敏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托儿所数量寥寥,入托父母的需求却持续高涨。据中国妇女报报道,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邹艳辉介绍,调查显示,32.9%的3岁以下婴幼儿全职母亲因为孩子无人照料而被迫中断就业,平均中断就业时间达两年以上,这些全职母亲重新就业的意愿相当强烈,75.5%的人表示如果有足够的婴幼儿照护服务,将会再次就业。

多渠道增加托幼资源供给

“我今年向全国两会提交的几份提案都已得到主管部门的答复,只有这份托幼服务的提案例外,可能是涉及部门较多的原因吧。”谢文敏说。

“在我国,3-6岁为学前教育,由教育部门主管;0-3岁为保育,主要由卫生部门主管,也会涉及教育、工商等部门。”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副教授林华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连续3年的全国两会上,均有全国人大代表建议确定主管单位、明确部门职责。南京市已先行一步,明确人口计生部门是0-3岁托育机构的业务主管单位,增设婴幼儿发展处。

主管部门需要顶层设计予以明确。“学前教育法正处在立法调研阶段,教育部出台的《幼儿园工作规程》并不包括0-3岁阶段,我认为也不太可能出现在学前教育法中。”林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托儿所曾是鼓励妇女投入工作的福利手段,这一理念也有待重建。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副研究员和建花发现,教育部修订的《幼儿园工作规程》将幼儿园的作用从原来的表述“促进幼儿发展和方便家长工作”改为仅剩下“促进幼儿发展”。

和建花在2017年曾撰文认为,我国托幼公共服务的基本目标应是两个:一是照看和教育幼儿,使其获得全面发展;二是解除家长的后顾之忧,促进劳动力市场和家庭领域的性别平等。

今年5月23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推进多渠道增加托幼和学前教育资源供给。时任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在2016年全国两会记者会上也表示,各地也要推进三岁以下婴幼儿托幼机构的建设,鼓励以社区为依托,兴办托儿所,也鼓励女职工集中的单位恢复托儿所。

我国的幼教经费一直只占整个政府教育经费支出的1.3%左右,而发达国家则一般达到了3%,法国和丹麦则分别达到了11.1%和10.6%。

“政府应该加大对托幼公共服务的公共财政投入,鼓励公办幼儿园、集体单位、社区或其他社会力量开设幼儿日托服务,逐步构建0-3岁育儿支持服务体系。”谢文敏说。

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刘中一认为,政府可以利用现有托育资源和已有社区公共服务资源,在所提供的为民服务项目中增设托育服务内容。

他介绍,在一线和多数二线城市当中,平均每个城市都拥有百余家早教中心,有些城市甚至超过了几百家。已有社区公共服务资源则包括社区文化活动中心、社区家庭精神文明建设指导中心等。

“对于家长来说,是愿意付出一定的亲子陪护时间的。所以一个折衷的办法是,一方面延长产假,另一方面把幼儿园小小班的入学年龄提前至2岁,这样尽量压缩家长的工作空当期。”冯丽说。

新闻标题: 全职妈妈复职遇配套瓶颈 专家:政府应鼓励日托
新闻地址: http://armandsorchardsideinn.com/guonei/230767.html
新闻标签:托儿所  托幼  复职

[全职妈妈复职遇配套瓶颈 专家:政府应鼓励日托] 相关新闻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