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曼德新闻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国际 > 新闻正文

比尔盖茨:很多美国人都希望看到良好的中美关系

时间: 2018-11-08 18:58:36 | 来源: 参考消息 | 阅读: 114次

原标题:金参考|“斜杠中老年”比尔·盖茨的四重标签

参考消息网11月8日报道63岁的比尔·盖茨是典型的斜杠中老年,他身上有多重标签,除了软件工程师、微软创始人、世界首富之类耳熟能详的头衔外,近些年来他最多使用的身份是盖茨基金会联席主席。十年前盖茨完全退出微软的管理层后,他越来越多地将精力用在了慈善事业中,盖茨基金会也在全球范围内致力于全球健康与消除贫困等议题。在11月初的4天中国之行中,盖茨在上海和北京两地密集参加了从进博会到厕所博览会再到全球健康药物研发中心进驻仪式等多场活动,而这些看上去颇为跨界的活动,正是他身上多重标签的注脚。

助力中美关系的“老朋友”

盖茨在最近这趟中国之行中又获得了新的头衔“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在王毅外长的会见中,盖茨第一次被称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并被认为多年来关心支持中美关系发展,为推动两国合作发挥建设性作用。

谈到这一“限量版”头衔时,盖茨笑得合不拢嘴,直言能和美国前总统卡特、前国务卿基辛格等人享有同样的荣誉,对他来说是一种荣幸。“他们都是我非常尊敬的人,”盖茨说,“所以我认为这是个很大的褒奖。”不过对“老朋友”的称号他也有自己的顾虑,这主要是年龄问题,“我不知道我算不算老”,盖茨笑着说。事实上至少他和中国的联系已经足够“老”,微软亚洲研究院刚刚庆祝成立20周年。

作为衡量“老朋友”的标尺,主要贡献之一就是要促进双边关系。每次来到北京和上海,盖茨都会感叹中国现代化程度发展之快,也称赞上海进口博览会“释放出很好的信号”。在中美关系方面,“像很多美国人一样,我很希望看到良好的中美关系,”盖茨说。不过他也同时提到“现在中美之间还缺少沟通、存在误解,我也会为推动两边的对话作出贡献。”

盖茨认为美中两国之间在很多方面是合作双赢关系,即使在近期出现摩擦的贸易问题上也是如此。“有时候很难去向选民解释贸易带来的好处,人们更容易关注到贸易的负面影响,比如工厂倒闭,但贸易带来的价格下降却没有得到关注。所以政界人士应该更多地注意到贸易的积极影响,为推动贸易发展做努力。”他说:“我一直认为贸易是非常好的事情,这点大家都很清楚。我希望美中两国能在贸易关系上达成一些共识。”

终身制的创新者

之所以有能力推动中美贸易关系,得益于这位“老朋友”的其他身份。年轻时盖茨是出色的软件工程师,后来又在商界大展身手,紧接着又投身慈善。在不同领域和身份切换时,盖茨认为自己没有变化的一点是“通过创新的角度看世界”。“20多岁到40多岁的时候,我的视线比较狭窄,集中关注于软件领域。即使在微软,我也将很多其他的事情分配出去,所以我能专注于创新项目,比如Windows、Office和早期人工智能工作。”他说。

十年前盖茨又将工作重心转向了基金会,但专注创新的精神没有变。“我之前一直关注生物学,但算不上是内行。我很幸运能找到很多专家愿意跟我讨论,而且互联网时代给我们带来了大量优质的学习材料。我学到了很多药物、疫苗、传染病相关的知识。这与我在微软做的为很多大型研发项目提供资金支持是非常相似的。”他说。

在这些新领域研发创新的结果是盖茨现在成了“厕所革命”的代言人。为了解决全球性的安全卫生问题,盖茨在过去的7年投入两亿多美元开发新一代厕所系统,解决了厕所卫生中的难题,让粪便管理更容易、成本更低,而且新型厕所自成一体,能杀死病原体,又有内置的微型处理器。

盖茨在开发这样的厕所时也秉承了一贯的创新型“工程师思维”,“卫生设施领域我有很多需要学习的新东西,能否燃烧粪便,怎么转化能量,怎样进行分离,很多是有趣的工程问题。当时对这方面投资的人还很少,对很多企业来说风险太大。我们甚至不知道应该让谁来做这种新型厕所,因为这需要很多工程技能。”盖茨说。

  气候变化的呼吁者

气候变化是盖茨挂在嘴边的词,从中美关系到科技创新,他总能将之和气候变化扯上关系。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他认为大国关系是靠天吃饭,而是相信中美两国能在气候变化方面通力合作,推动解决这一全球性问题。他希望“两大经济体都能站出来,努力将风险降到最低”。

盖茨一直看好中国在推动解决气候变化问题时发挥的作用,同时也认为虽然目前美国政府退出了巴黎气候协定,“但还有很多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及企业对此保持坚定的立场和承诺。希望美国联邦政府在未来能转变它的立场。”

“我相信未来美国会重新参与到应对气候变化的议题上来。”盖茨对此持乐观的看法。但由于下个月就将在波兰召开新一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很难指望美国出现大的转变。

在盖茨居住的美国华盛顿州,和气候变化有关的碳税成为近期民众关注的焦点。比起多变的政客,出于路径依赖,盖茨更倾向于相信技术和创新。“从实际来看,如果我们希望将全球变暖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必须要求在短时间内作出并落实大量的创新。现在更有可能的是把全球温度上升控制在3摄氏度,如果我们不够小心谨慎,上升幅度可能更高。”盖茨说。

当然,虽然技术是严谨的,但在实施过程中盖茨也不乏商人式的变通。他认为在限制温室气体排放方面,各国应根据自身的具体情况拿出措施。”盖茨说:“你很难提出要求,比如让印度不能再用煤这种便宜的方式发电,或者中国应该何时停止用煤发电,当然各国作出了很多投资和承诺,最终不再用煤,但问题在于能源结构的转变需要时间。大部分国家的进程都滞后。”

在减排问题上盖茨明显没有预计美国会回到气候变化谈判桌前的那种乐观。“没有多少国家超前完成了承诺。时间越长,实现承诺就变得越困难。采取措施减少能源浪费,或者用天然气代替煤炭,这些是能够比较快地做到的。但下一阶段的排放减少要困难得多。”盖茨摊开手说。不过好在这些困难不会动摇他仍将继续为解决气候变化摇旗呐喊的决心。

低概率的总统候选人

美国在特朗普上台后退出了巴黎气候协定,即使在三权分立的制度设计下,总统个人风格对美国政策走向的影响也不可小觑。从特朗普问鼎白宫后,不少美国商界大佬也萌发了在政坛上登顶的兴趣,之前传出传媒大亨布隆伯格有意下次竞选总统,据说脸书的扎克伯格也有这个意向。

而从商业成就看——最简单粗暴的指标是财富榜——盖茨无疑要压倒所有富商一头,可他表示自己却无意成为美国总统候选人。“我觉得自己不擅长做总统,可能也不会被选上。”盖茨说。其次他的家庭也不支持他去参与竞选,“我知道梅琳达不会希望我竞选的,孩子们也不会。竞选总统意味着过去做过的所有事都要被审视。”

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盖茨喜欢目前的工作,他甚至觉得住在白宫会成为一种阻碍。“在美国,总统有四年或八年的任期限制,但作为盖茨基金会的联席主席,除非因为健康原因,否则没有任期上的限制。基金会所关注的很多创新领域以及我和科学家们合作的项目,这是我真正的长项。如果当总统了,就不能做这些事情了。”盖茨说。

当然,盖茨也很不忘政治正确地强调“总统的工作是很重要的,我无意低估它的价值”。比起管理美国政府,他更愿意发挥多年来在创新、建立创新生态这些方面积累的经验,以及对疾病的了解与思考。

“还有关于软件的知识”,盖茨补充说。看来这位前软件工程师至少目前还没有再加上一重“美国总统候选人”标签的打算。(文/王亚宏 高级财经评论员)

63岁的比尔·盖茨身上有多重标签。(王亚宏/摄)

63岁的比尔·盖茨身上有多重标签。(王亚宏/摄)

新闻标题: 比尔盖茨:很多美国人都希望看到良好的中美关系
新闻地址: http://armandsorchardsideinn.com/guoji/367791.html
新闻标签:比尔·盖茨  盖茨  斜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