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曼德新闻网
你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新闻正文

A股今年13家国资上市公司欲“迎”民资

时间: 2018-10-22 02:29:12 | 来源: 新京报 | 阅读: 157次

今年以来41家民资上市公司宣布牵手国资,其中近七成上市公司控股股东质押股份数占所持股份的比例超80%

10月1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就当前经济金融热点问题接受了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的联合采访。刘鹤表示,社会上所谓“国进民退”的议论,既是片面的,也是错误的。最近,一些前期通过高负债扩张较快的民企,由于偏离主业,在流动性上遇到困难,国有银行或者国有企业进行帮助甚至重组,是帮助民营企业渡过难关,恰恰体现国企和民企相互依存、相互合作,我认为是好事,不存在“国进民退”的问题。

新京报记者统计今年以来数据发现,在民营资本控股的上市公司中,有41家公司宣布将有国资入股,其中有4家已经宣告终止股权转让。而在国资引入民营资本的“混改”中,今年有13家国资上市公司宣布将引进民营资本做股东。

根据新京报记者统计,2018年至今以国资上市公司股权为标的的90个并购案中,超八成为国资认购。

国资“救市”民企上市公司

41家民资上市公司宣布国资入股

新京报记者通过公开数据不完全统计发现,今年以来,截至10月19日,多家上市公司发布了股权转让或者筹划引入战略投资者的公告,有41家上市公司股权转让的受让方或者筹划引入的战略投资者具有国资背景,其中4家上市公司涉及国资的股权转让已经终止。

按区域看,上述41家公司中属于广东省的企业有6家、江苏省有5家、四川省与山东省各有4家。作为上市公司股权转让的受让方或者战略投资者,这些国资企业也来自全国各个省份,包括北京、深圳、山东、河南、上海、四川、安徽、河北、新疆、陕西、湖南等。

这些股权变动中,部分股权交易还涉及了上市公司控制权的变更,部分国资不仅入股上市公司,有的更是一步到位成为其实际控制人。这也让市场上引发了国资是“抄底”还是“救市”的讨论。

新京报记者梳理去年年报发现,截至2017年年底,上述公司中有22家上市公司的资产负债率超过50%,有26家上市公司的有息负债率超过50%。34家上市公司2017年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数,22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数。其中天海防务和豫金刚石在2017年投资、经营和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均为负数。

28家控股股东股权质押率超80%

上述公司的控股股东累计质押数量占其持股的比例较高。截至10月19日,上述41家上市公司中有28家公司的控股股东股权质押数占所持股份的80%以上,其中当代东方、和晶科技等4家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累计质押数量占其持股的比例为100%。

大比例的质押股权下,面临的是平仓风险。数据统计显示,上述41家上市公司年初至10月18日,股价均为下跌趋势,其中9家上市公司年初至今的跌幅达到了10%,其中三聚环保、兴源环境、*ST尤夫的年初至今跌幅超过了20%。

高比例质押加上股价下跌,一些股东不得不面临平仓风险。*ST尤夫在今年创造了连续28个交易日跌停的纪录,公司高管所持股份遭平仓。

2月23日,*ST尤夫发布公告称,“公司间接控股股东上海中技集团、公司直接控股股东湖州尤夫控股有限公司与拟引进的国有战略投资者签订了增资的框架性协议。该国有战略投资者正在履行有权部门的事先审批流程,前期尽职调查工作也正在进行当中。”

2月28日,该公司再发公告称,上市公司间接控股股东上海中技集团现有股东颜静刚、杨影已于2018年2月25日与中商云南签订了《收购意向协议》,拟将其合计持有的上海中技集团100%股份以协议方式转让给中商云南。

天眼查资料显示,中商云南由中商国资城建有限公司全资持股,而中商国资城建有限公司则由商业网点建设开发中心全资持股,商业网点建设开发中心隶属于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财经评论人朱邦凌认为,今年国资大举入股民企上市公司现象的原因有两个:一是不少上市公司资金链紧张,需要寻找资金接盘方;二是一些中小上市公司股权质押比例过高,且业绩与估值不匹配,导致股权质押有爆仓风险。这些上市公司也需要资金接盘。

某上市公司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国资企业入股甚至控股上市公司不仅会为上市公司带来资金方面的帮助,也会带来业务、资源等方面的帮助。

2017年以来12家净利连降17家连涨

据新京报记者统计,上述41家上市公司中有12家上市公司在2017年度、2018年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均为下跌趋势。这12家上市公司中,有3家已经“官宣”和国资企业的合作终止。

其中,盛运环保2017年度亏损超过13亿元,较2016年同比减少1207%。2018年上半年,盛运环保亏损9253万元,同比减少267%。盛运环保在2017年年末时,公司控股股东累计质押股权数量就已经占其持股数量的98.53%。

2018年5月23日,盛运环保发布公告称盛运环保、盛运环保控股股东开晓胜、川能集团三方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书》。天眼查资料显示,川能集团的第一大股东为四川发展(控股)有限责任公司,持股比例为67.8%,而四川发展(控股)有限责任公司是一家四川省人民政府全资控股的企业,截至2017年底的总资产规模1183亿元。

关于本次合作,具体是指盛运环保控股股东开晓胜决定将其所持有的盛运环保全部股份进行转让,所以这起交易也涉及了上市公司控股权的变更。三方承诺,就政府授予盛运环保的40个筹建和在建的城市生活垃圾发电项目(日处理31350吨),川能集团将对相关垃圾发电项目按照特许经营权协议投资额度不低于156.75亿元。

10月19日,新京报记者致电上市公司盛运环保,了解其与川能集团的合作进展。盛运环保工作人员回复新京报记者称,大股东与川能集团的股权转让进展结果还没有出炉。

同样是净利润连续同比下滑,相比于盛运环保的合作处于进展中,红宇新材、东方网络、山东华鹏与国资背景企业的合作已经宣告终止。

5月6日,东方网络收到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彭朋的通知,后者正在讨论、筹划股权转让事项,可能涉及本公司控制权变动,股权转让的受让方为阳澄湖文旅。天眼查资料显示,阳澄湖文旅为昆山市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全资控股。8月29日,东方网络接到实际控制人的通知,因市场环境变化等原因没有取得昆山市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审批,双方无法继续履行《意向协议》。经双方一致协商同意,决定终止该协议,不再履行,并且因该协议所产生的一切责任和后果互不追究。

6月15日,山东华鹏实际控制人张德华、张刚与建投投资签署了《股份转让意向书》。天眼查资料显示,建投投资最终实际控制人为国务院。最终在10月15日,山东华鹏发布公告表示,“因为本意向书签订满120日,且张德华和张刚未同意再继续履行意向书,同时,目前尚未收到建投投资的回复。根据相关意向书中约定,终止此次合同,上述股份转让意向自动终止。”

6月26日,红宇新材发公告称,控股股东朱红玉及一致行动人朱红专与华融国信签署了股份转让等协议,交易完成后,实际控制人由朱红玉变更为具有国资背景的舆情战略研究中心。9月29日,红宇新材发公告宣布这起股权转让终止,原因为“证券市场发生重大变化,交易条件无法达成。”

股权转让终止后,上市公司后续会有何安排?10月19日,红宇新材证券部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我没有收到这方面的消息。”

此外,还有17家上市公司2017年、2018年上半年的业绩双双上涨。其中,三聚环保、合力泰等7家企业在2017年度的净利润均高于5亿元。

10月19日,合力泰发布《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本次权益变动导致合力泰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电子信息集团将用不低于32亿元的价格成为上市公司合力泰的控股股东。福建省国资委持有电子信息集团100%的股权,是电子信息集团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

也有国资上市公司接纳民资

民资入股13家国资上市公司

10月19日,刘鹤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国有企业遇到困难,也可以通过民企积极参与提高效率。我们还鼓励具备条件的、比较好的民营企业在产业重组中发挥积极作用,对同行业的一些有竞争潜力但目前面临困难的中小企业进行兼并重组。

记者不完全统计发现,2018年1月至今以国有上市公司股权本身为标的的收并购案例有90家,参与认购的认购方最终控制方为民营企业的只有13家,其中2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已经变更为个人。此外,有3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在2017年年底时为国资,但目前已经更换为个人。

上述共计16家公司中,有3家公司位于北京,黑龙江、吉林、辽宁各有两家。在最终控制权上,目前已经有5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由国资转变为个人。

在今年通过收并购进入国企的公司中,有腾讯斥资3亿元战略入股上市公司常山北明,安邦举牌同仁堂、何享建家族获华录百纳的实际控制权等案例。

此外,上述公司中有3家公司已经停止实施。其中不乏中信资本参与哈药股份混改,却最终未能通过审批,接手哈药股份及人民同泰两家上市公司失败;以及宁夏天元锰业有限公司获取上市公司英力特51%股权失败。

今年5月,由石家庄国资委旗下石家庄常山纺织集团控制的上市公司常山北明发布公告,宣布即将与腾讯展开战略合作,当时的常山北明表示,“公司股东正在与腾讯相关公司商议资本合作及部分股权转让事宜”。

常山北明在2015年就开始进行混改,向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公司治理结构积极推进,引入了北明软件作为公司股东。这一次的混改,常山北明由传统型的纺织产业向软件行业拓展,公司名称也由最初的“常山股份”更名为“常山北明”。

对混改已经十分熟悉的常山北明,在2018年继续引入战略投资者腾讯。最初双方约定,腾讯将以3亿元的价格受让常山北明1.4亿份资管计划份额,对应常山北明股票3700万股,受让价格为8.1元/股,预计将持有常山北明2%-3%的股权。今年9月,交易双方再次签订补充协议,双方交易修改为林芝腾讯出资3亿元,受让常山北明1.62亿份资管计划份额,对应的常山北明股票为4284.7万股,对应受让价格为7元/股。根据常山北明今年9月发布的进展公告,截至9月11日,林芝腾讯已经完全受让完毕上述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的股份变动,林芝腾讯并没有成为常山北明的前十大股东。而与林芝腾讯不同的是,已经有5家民资成为原国有控股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2018年5月,万丰锦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经过工商变更,成为了上市公司长春经开的控股股东,目前万丰锦源持有长春经开1亿股,占公司总股本额21.88%。长春经开实际控制人变更为陈爱莲。

长春经开的股权变动,背后也有混改的原因在。在长春经开披露的权益变动报告书中就提及,“拟通过本次交易,进一步完善上市公司的法人治理结构和内控制度。”“在条件成熟时使用上市公司平台对优质资产进行有效整合。”

同样是在5月,华录百纳的实际控制人也由中国华录集团有限公司变更为何剑锋。中国华录集团的控股股东为国务院国资委,今年3月,华录百纳公告称,控股股东计划将华录百纳股权转让给盈峰集团、普罗非两家公司,标的转让总价款约18亿元,上述两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分别为何剑锋与何享健,何享健是美的集团的实际控制人。

此外,还有东北制药的实际控制人由原本的沈阳市国资委变为“方大系”的掌门人方威;东方盛虹的实际控制人由原本的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变为朱红梅、缪汉根二人;*ST抚钢的实际控制人由辽宁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变为沈文荣个人。

受政策影响,中信资本欲控股哈药股份失败

也有民营资本进入国资上市公司失败。

2017年12月,为进一步优化哈药集团有限公司股权结构,提升资本运作能力和管理运营效率,增强企业市场竞争力,哈尔滨市国资委与黑龙江中信资本医药产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等公司公司签订了《增资协议》,就哈药集团有限公司增资事宜进行了安排。根据增资协议,中信资本医药对哈药集团实施增资并认购哈药集团新增注册资本15亿元。本次增资完成后,中信资本控股有限公司旗下三家企业(中信冰岛、华平冰岛、中信资本医药)合计持有哈药集团60.86%的股权,哈尔滨市国资委持有哈药集团的股权下降为32.02%,中信资本控股将成为哈药集团的间接控股股东。哈药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将由哈尔滨市国资委变更为中信资本控股。

哈药集团旗下控制着两家上市公司,分别是哈药股份和人民同泰。这意味着,如果中信资本成功成为哈药集团的控股股东,那么将同时获取到两家上市公司的控股权。

而这一起收购,却终止在政策变动上。资料显示,2018年5月,国务院国资委、财政部、证监会联合印发《上市公司国有股权监督管理办法》,对上市公司国有股权监督管理进行有效规范,将自2018年7月1日起施行。

哈药集团随后发布了关于哈尔滨市国资委终止本次哈药集团增资扩股有关事宜的公告:经与黑龙江省国资委和国务院国资委沟通,由于上述政策变动,哈药集团增资扩股方案将无法获得批准。“下一步,我委将根据哈尔滨市人民政府对我市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工作部署,在2018年7月1日36号令生效后及时启动哈药集团混合所有制改革工作。”

国资与国资的牵手

77家为国企牵手,协议转让占一半

根据新京报记者统计,2018年至今以国资上市公司股权为标的的90个并购案中,超八成为国资认购。值得注意的是,在国资与国资企业牵手的77家公司中,有44家并购方式为协议转让,占57%;有23家并购方式为行政划拨,占比29.8%。

记者注意到,多个国有股权转让到国资手中,均为无偿转让。

其中,由国务院控制的中国诚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中国诚通”)的下属公司北京诚通金控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北京诚通”)、中国国新控股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中国国新”)的下属公司国新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国新投资”)两家公司受让股权最多。

2018年7月25日,招商蛇口接到公司控股股东招商局集团的通知,根据党中央、国务院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总体部署和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的有关工作安排,招商局集团拟分别将其直接持有的公司2亿股、3.8亿股A股股份(分别占公司总股本的2.99%、4.83%)无偿划转给北京诚通及国新投资。

宝钢股份也在今年3月1日接到控股股东中国宝武的通知,经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中国宝武拟将其持有的本公司1.11亿股A股股份无偿划转给北京诚通,1.11亿股A股股份无偿划转给国新投资。宝武集团还将旗下持有的杭钢股份3.9亿股无偿划转给北京诚通,1.29亿股无偿划转给国新投资。

记者统计,今年以来北京诚通及国新投资共无偿受让了华侨城A、招商蛇口、宝钢股份、中国石化、杭钢股份、中国化学、中国铁建、中国中铁、中国电建、中国中车、中国交建、中国石油12家国企上市公司的股权。

此外,最终控制人为国资委的一汽股权投资(天津)有限公司,先后受让了长春一东、富奥股份的股权。

2018年6月,富奥股份收到公司股东中国第一汽车集团的通知:根据战略发展需要进行内部资产结构调整,中国一汽拟以无偿划转的方式,将所持富奥股份的股份无偿划转给一汽股权投资(天津)有限公司,涉及股份数量为44199.5373万股。

除大型国企外,地方国资的股权也存在无偿变动。苏常柴A就曾公告,控股股东常州市国资委拟将持有的本公司1.7亿股股份(占本公司总股本的30.43%)无偿划转给常州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资料显示,常州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为常州市人民政府全资控股企业,无偿划转完成后,常州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将成为公司控股股东。

在交易双方自主的协议转让中,一般都是有非无偿转让。如盐湖股份第二大股东中化化肥将所持有盐湖股份股权以80亿元的价格转让给了中化集团,最终中化集团持有盐湖股份20.52%的股权。

新闻标题: A股今年13家国资上市公司欲“迎”民资
新闻地址: http://armandsorchardsideinn.com/caijing/331286.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