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曼德新闻网
你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新闻正文

好日子到头?埃尔多安15年前掌权时的高通胀回来了

时间: 2018-10-08 20:18:11 | 来源: 界面 | 阅读: 130次

危机是否确实如“女婿财长”阿尔巴伊拉克所言,“最糟的已经过去了”?主宰土耳其经济命运的伏线,正牢牢握在埃尔多安的手上。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10月3日,土耳其统计研究所公布的该国9月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较去年同期上涨24.5%,与此同时,9月生产者价格指数(PPR)同比增长更是高达46.15%,这是埃尔多安自2003年掌权以来的最高纪录。

如此高的通货膨胀率,意味着土耳其成为新兴国家中继委内瑞拉(20000%以上的恶性通胀)和阿根廷(34.4%)之后通胀率第三高的国家。这个数字也超出了许多专家的预期——即便在土耳其里拉危机最严重的8月,该国通胀率也只有17.9%。

根据土耳其统计研究所的数据,导致9月物价快速上涨的主要推动力仍是里拉贬值带来的进口商品涨价,其中交通成本同比上涨36.61%,食品和非酒精性饮料价格同比上涨27.7%。

图源:土耳其统计研究所

图源:土耳其统计研究所

10月4日,埃尔多安的女婿、土耳其财政部长阿尔巴伊拉克(Berat Albayrak)在数据公布后第一时间发表讲话,宣布将出台一系列配套政策,以确保通胀率在第四季度降到20%以下,不过他并未说明将具体施行哪些具体政策。此外,他还透露称,财政部已经与美国麦肯锡咨询公司签订三年合约,希望能利用麦肯锡的建议和经验来稳定土耳其当下混乱的经济形势。

然而,与财长阿尔巴伊拉克不同的是,埃尔多安10月6日在安卡拉召开的一场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的党内会议中称,土耳其眼下没有经济危机,物价上涨的始作俑者是囤积奇货的投机商人和恶意涨价的外国商家。

埃尔多安在会议中还表示,将尽快出台对投机商人的惩罚机制。早在10月2日,埃尔多安就要求所有商人必须将货物的涨价幅度上报当局,并且保留了政府在紧急情况下搜查商家财产的权力。此外,他还在会议上不点名批评了他的这位女婿财长,并表示财政部和麦肯锡的合作计划应当立刻中止,土耳其的内政不应该由美国咨询公司来插手。

此轮土耳其通胀高企的直接原因,无疑是今年8月以来爆发的土耳其里拉危机。仅在8月一个月内,土耳其里拉对美元的汇率就跌去了将近40%。今年年初,美元/土耳其里拉尚在4左右,而如今即使在央行宣布大幅升高准备金率之后,美元/里拉依旧横盘在6.2附近。

美元兑土耳其里拉汇率走势 图源:XE

美元兑土耳其里拉汇率走势 图源:XE

里拉之所以暴跌,首要原因在于美联储于今年3月和6月两次宣布加息缩表。美元的走强,加上今年原油价格的上涨,都给包括土耳其里拉在内的新兴市场货币造成了巨大下行压力。除了已经跌去40%的土耳其里拉,其余大部分新兴市场货币都跌到了20年以来的低位,印度卢比对美元下跌15%,印尼盾对美元也下跌了10%。

另一方面,政治层面上与美国的交恶,更加剧了土耳其里拉危机的爆发。自经历2016年未遂政变之后,埃尔多安通过修改宪法以及于今年6月成功连任总统,渐渐掌控了土耳其国内的所有权力。在此背景下,土方对涉嫌支持政变的美籍牧师布伦森的审判招致美国对土耳其内政部和司法部的制裁。埃尔多安和特朗普强硬的态度导致事态不断升级,8月1日,美国宣布停止向土耳其出售F-35战机;8月10日,美国政府升级了对土耳其的钢铝关税。也正是在8月10日当天,土耳其里拉对美元一天超跌20%。

尽管埃尔多安认为土耳其眼下没有经济危机,但是对其的批评却一直不绝于耳。土耳其《共和报》前主编丁达尔就表示,正是由于埃尔多安在外交政策上有着浓厚的民族主义倾向,才会使土美关系以及土欧关系迟迟无法缓和,并最终导致外资的大量撤离和美国的关税制裁。

除此以外,还有批评指出,通过总统特权,埃尔多安正在掌控包括央行在内的诸多机构,这使土耳其不再有独立的中央银行,无法通过利率干预外汇和货币市场。早在2017年,埃尔多安就对媒体宣称,利率是一切邪恶之母,过高的利率会使得贫富差距扩大。正是出于他对高利率政策的厌恶,压力下的土耳其央行在里拉暴跌时没有及时采取有效救市措施。对此,德国商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Jorg Kramer指出,央行的作用在土耳其始终被忽视。

事实上,埃尔多安对低利率政策的偏好早已有之。自2003年就任土耳其总理以来,为了给诸多庞大的财政项目融资,埃尔多安一直坚持实行低利率政策。在该政策的支持下,土耳其在经济上取得了不少成就,GDP年增长率常年保持在7%以上,全球范围内一度仅次于中国。土耳其人均GDP也从2003年的8332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14933美元,距离高收入国家门槛仅一步之遥。这也是埃尔多安能在2017年的修宪公投和2018年的总统选举中获胜的民意基础。

2002至2017年土耳其人均GDP增长趋势

2002至2017年土耳其人均GDP增长趋势

同时,在这高速发展的15年内,土耳其人的收入也保持了10%以上的增长。月最低工资从2003年的251里拉增至2018年的2030里拉。高速增长的经济吸引了大量来自欧洲的投资,自2001年开始,欧洲——尤其是德国开始对土耳其进行大量工业转移,其中主要包括家电以及汽车零部件制造。仅在2006年一年,土耳其就吸引了超过200亿美元的外国直接投资(FDI),超过此前10年的FDI总和,也正是在2006年,土耳其正式启动了加入欧盟的谈判。

2003至2018年土耳其最低工资增长趋势

2003至2018年土耳其最低工资增长趋势

高速增长的经济背后,是基础设施的不断建设和信贷的不断扩张。埃尔多安曾经告诉欧洲记者,经济发展的关键在于把全国81个省全部变成建筑工地。近年来,土耳其的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项目遍布全国:伊斯坦布尔兴建全球最大的新机场、新运河、横跨欧亚的新隧道、连接安卡拉和伊斯坦布尔的新高铁线路、新总统府“大白宫”等等。

为支撑这些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居民储蓄率仅为23.7%的土耳其通过的方法是海量超发货币同时借助大量来自欧洲的外债。与15年来将近翻了一番的GDP同样可观的是,土耳其政府的债务同期增长近四倍,从2003年的2500亿里拉增长到了2018年的12000亿里拉,远远超过GDP增长。

2004年至今土耳其政府的债务走势 图源:Tradingeconomics.com

2004年至今土耳其政府的债务走势 图源:Tradingeconomics.com

不仅如此,15年来,土耳其的外债也同样增长了两倍,从2003年的不足1500亿美元增长到2018年的4500亿美元。这其中大部分的资金都来源于法国和意大利的投资机构,由于欧债危机以来欧洲央行长期实行零利率政策,这一政策的推动下,土耳其获得大量外国投资的成本也相对低廉。

规模庞大的债务,仿佛悬在土耳其经济发展之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在美元走强、经济制裁、政治危机等重重影响因素之下,外资敏锐地嗅出了土耳其经济大厦将倾的趋势,更进一步导致了里拉的暴跌。一方面,资本外逃,里拉被大量抛售,另一方面,土耳其的偿债能力收到质疑,欧洲大银行的股价连续下跌。

2004年至今土耳其外债走势 图源:Tradingeconomics.com

2004年至今土耳其外债走势 图源:Tradingeconomics.com

更为雪上加霜的,则是土耳其政府常年超发的货币以及匮乏的外汇储备。2006年至今,土耳其的广义货币供应量M2从4000亿里拉增长到20000亿里拉,狭义货币供应量M1也从1000亿里拉增长到5000亿里拉。而同时期内的里拉/美元却几乎保持稳定在1:4关口。此次土耳其里拉对美元的暴跌,也是市场对里拉的重新估值。

2006年至今土耳其广义货币供应量M2走势 图源:Tradingeconomics.com

2006年至今土耳其广义货币供应量M2走势 图源:Tradingeconomics.com

对比同样正在经历货币贬值的诸多新兴市场国家,里拉的抗压能力显然远远弱于其它货币。埃尔多安和特朗普的交恶则直接引爆了危机,而其对于土耳其中央银行的干涉更是使得央行无法及时通过利率政策影响市场。

现今,尽管埃尔多安多次呼吁人民抛售枕边的美元、欧元和黄金来缓解里拉危机,并鼓励人民将恶意涨价的商人举报给有关部门,甚至更暗示政府将会直接参与市场定价以控制通货膨胀,但这些措施的效果恐难乐观,此次通货膨胀的影响可能还会持续数年。财政部长阿尔巴伊拉克预计,通胀率将在2021年底前降到6%,在今年9月底公布的新经济计划中,阿尔巴伊拉克预计今明两年该国经济增速分别为3.8%和2.3%,远低于此前预期。

面对高企的通胀,土耳其央行不顾埃尔多安反对,最终在9月13日宣布将基准利率从17.75%提升至24%,此举遭到埃尔多安的强烈批评。但不少人则呼吁土耳其央行继续加息以应对愈演愈烈的物价上涨。

野村证券西亚研究所的Inan Demir表示,央行必须就9月的通胀数据迅速做出反应,他相信,在央行行长和埃尔多安的下次会面结束后就能采取措施。而凯投宏观的Jason Tuvey则对此并不乐观。他表示,由于埃尔多安的施压,短期内不能再指望土耳其央行会有新动作。同样持悲观态度的还包括摩根大通,在近期的一份报告中,摩根大通指出,土耳其仅靠利率政策无法遏制通货膨胀,反而会让整个银行系统承担更大的压力。

尽管土耳其的经济形势不容乐观,但是土耳其也并非没有任何朋友。在埃尔多安9月30日对德国的国事访问中,尽管政治上依然存在分歧,默克尔还是对德国在土耳其的投资表达了支持,并同意了进一步深化德土之间的经济往来。10月5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也表示,俄罗斯不仅愿意在叙利亚问题上和土耳其合作,而且愿意投资“土耳其溪”天然气管道项目,该项目同样得到了欧盟的大力支持。

作为欧亚大陆的中转站,拥有“世界中心”伊斯坦布尔的土耳其既是欧盟的候选成员国,也是美国在北约中唯一的伊斯兰盟友,它是俄罗斯在南线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也是中东伊斯兰世界最重要的国家之一。正是由于这样特殊的地位,美国和欧洲都乐于见到一个政治稳定,经济发展良好的土耳其。

德国马格德堡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教授、Friedrich-Naumann基金会主席Karl-Heinz Paqué认为,现今的局势对于土耳其而言既是危机也是机遇,如果埃尔多安能正视自己,恢复央行的政治中立性,并与美国、欧洲、尤其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通力合作,那结果或许会让所有人满意。

但最迫切的问题是,如果埃尔多安为抑制通胀而一意孤行搜查政府所称的“投机”商家,那么出于对私有财产权的保护,未来将鲜有投资者愿意染指土耳其,而该国过去15年的经济辉煌也将不复存在。

这场经济危机是否确实如财长阿尔巴伊拉克所言,“最糟的已经过去了”?主宰土耳其经济命运的伏线,正牢牢握在埃尔多安的手上。

(本文作者陈英为界面新闻欧洲特约撰稿人)

新闻标题: 好日子到头?埃尔多安15年前掌权时的高通胀回来了
新闻地址: http://armandsorchardsideinn.com/caijing/313953.html
新闻标签:土耳其  埃尔多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