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曼德新闻网
你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新闻正文

中兴事件是经济民族主义对撞?善治全球化能免恶循环

时间: 2018-04-23 23:55:19 | 来源: 华夏时报 | 阅读:

中兴事件是两大 “经济民族主义”的对撞?善待、善治全球化才能避免恶循环

庞中英

中兴事件是一个最好的关于全球化、全球治理的案例。这个案例也许值得在全球市场这个“商学院”和世界政治体系这个“国际关系学院”作为教学案例。

到底怎么看这个案例?我谈两点看法。

如何深度理解全球治理?

可以反对“霸权的全球治理”,但是,不能缺少对其的深刻理解。

美国对中兴公司的制裁就是典型的“霸权治理”。美国从来笃信和实践霸权的全球治理。

美国监管机构早已认定中兴公司等是有问题的“外国企业”,在美国市场存在不“合规”行为,而且抓住了这家公司重大的不可饶恕的问题。这些被认定是影响了美国在全球的安全、有损美国主导的现存国际秩序的企业行为,就成为美国政府的全球治理的对象。

WTO之类的“规则为基础”多边体制进行的“全球贸易治理”,只是解决世界经济中存在问题(例如贸易和投资争端)的另一种方法。对于美国来说,解决世界经济中的问题,尤其是解决美国市场中存在的外国企业问题,用不着WTO之类的国际制度,或者觉得那样的制度治理见效慢。美国倚重的是其国内治理。美国毕竟是全球第一超级大国,在全球经济中拥有占据优势的结构性权力,尤其是拥有其他国家不具有的结构性权力——霸权。美国总是使用其全球结构性权力,根据其自己的定义的“美国(国家)利益”,对在美的外国企业进行治理。

中兴公司以前就受到美国政府的制裁,只是没有汲取足够的深刻教训。从这一点衡量,该公司距离一家真正的居安思危、危机发生后善于管理的杰出全球企业还有相当距离。

不得不承认,特朗普政府选取中兴公司这样的外国公司进行的打击是精准、有效的。

不得不承认,即使是如中兴这样的旗舰企业,不仅可能真的误解或者肤浅地理解了全球化,而且更是缺少对全球治理的科学研究,无论对于霸权的全球治理,还是制度的全球治理都没有心存敬畏。

经济民族主义的失效

不能以我方的经济民族主义(经济爱国主义)简单回应他方的经济民族主义。

美国政府这次不是一般的对在美国经营的一家外国公司的制裁。中兴公司也非一般的美国市场上的外国公司。严格地,美国这次出手重得足以让这家公司破产(不仅是财务而且是信誉)。尽管中兴高层前不久豪言壮语,“有十三亿人民的支持”。但是,我真的担心这家公司遭遇到了真正的滑铁卢。

利用人民发自内心的朴素的基因的“经济爱国主义”情绪获得同情和支持,其有效性要看在什么情况下。如今信息时代,网友很快就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网友进一步知道事件的真相,可能有越来越多的网友反而会痛心疾首地说,中兴的这“十三亿”,“对不起,不包括我”:中兴在与网友充分分享利益方面怎么不说“十三亿人”?中兴怎么没有向网友交代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即中兴面向公众的公关到底做的如何?而且,相信美国方面听到中兴如此打其母国的民族主义牌,会坚定其制裁决定的正确性和对抗性。

一家已经“走向全球”的足以代表中国高科技企业的全球企业,面对危机,最需要避免的不是诉诸信手拈来的民族主义或者爱国主义,而是坦坦荡荡的全球主义。越是民族主义,就越是与美国对抗,于事无补,更加不“合规”(compliance)了。

我们可以设想,如果中兴公司按照中共十九大精神,高举“人类命运共同体”和“支持全球化”的大旗,以全球主义对付特朗普政府的“经济民族主义”,错了就勇于认错;即使没错,也要尊重东道国政府的监管,那么,情况也许不会恶化到如今的地步。

两大 “经济民族主义”的对撞

“经济民族主义”在这个全球化时代在美国再次浮现,是有着极其深刻的根源的。在美国经营的其他外国企业,据我所知,很多在小心研究和应对特朗普政府的政策。诸如中兴等中国在美企业,是否真的也如此精心应对?如果认真研究和深思过特朗普的前战略顾问斯蒂夫•班农及目前在特朗普政府任职的经济民族主义,也许中国企业,即使存在不合规等方面的严重问题,仍然会逃过劫难。美国这次的“经济民族主义”歇斯底里,确实是特别针对中国的,因为中国不幸被认定为美国遭遇的全球“不公”的主因。包括中兴某些人的世界观和实践论,正是刺激美国“经济民族主义”回来的原因。

在有关中兴事件的各种评论中,有一种是典型的中国“经济民族主义”,或者正确的应该叫中国“经济爱国主义”:在较为理性的方面,有人高呼要“自主创新”,占领高技术领域的制高点,不再受制于美国;而在较为非理性方面,再次听到了高分贝的“抵制美货”,甚至要“撤出美国市场”,与美国经济“脱钩”的“反美”声音。

目前中美关系的局面似乎是,中国的“经济民族主义”回击美国的“经济民族主义”,而美国的“经济民族主义”则毫不留情地打击中国的“经济民族主义”。

两种“经济民族主义”的持续冲突,将导致极其严重的恶性循环,轻则是中美经济关系持续紧张,重则是经济全球化大中断。

根据习近平主席去年在瑞士达沃斯和今年在中国博鳌的讲话,中国正在通过多种方式“支持全球化”。这些方式包括:鼓励(在)中国的企业“走出去”;发挥中国政府的作用,推动新的国际倡议(如“一带一路”)和新的多边开发银行(如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驱动“新全球化”,以及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如开放中国金融业等)。但是,实际情况是,中国正在成为一些国家(如美国) “去全球化”政策的主要对象。

继中兴事件之后,应该还有其他在全球经营的中国企业(尤其是中国国有企业)受到美国政府的制裁?继美国政府后,其他国家,尤其是一些欧洲国家和欧盟,以及澳大利亚等美国的盟国的政府,是否会效法或者跟进?原来中国充分参与其中的全球化正在结构上和内容上发生着改变,而且这种改变的最终结果明显对中国,和对在中国的各种利益攸关方不利。

中兴事件后,中国到底怎么对待全球化?

中国需要真正理解全球化,并真正善待、善治全球化,在有理有节地“回击”美国的经济民族主义后,中国更需要尽快回到“人类命运共同体”和“进一步对外开放”的立场上来,以“支持全球化”,寻求与美国合作形成一个“后全球化”时代的全球经济秩序。(作者为著名国际问题研究学者、华夏时报专栏作者、中国海洋大学特聘教授)(主编商灏 编辑严葭淇)

新闻标题: 中兴事件是经济民族主义对撞?善治全球化能免恶循环
新闻地址: http://armandsorchardsideinn.com/caijing/28657.html
新闻标签:全球化  民族主义  中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