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曼德新闻网
你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新闻正文

回不去的Tencent

时间: 2018-08-10 22:18:42 | 来源: 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 阅读: 107次

回不去的Tencent

来源: 港股那点事

“如果你遗漏了13亿人的市场,还如何能连接整个世界?”

2010年10月的一场公开演讲里,扎克伯格这样表达了缺席中国的遗憾,毕竟他为Facebook制定的愿景是“连接世界上所有的人”。那一年,江湖人称“骨哥”的google因不可调和的矛盾,退出了中国市场,神秘的东方国度又重归万里长城之内。

长城内,各路诸侯在血海厮杀;长城外,科技巨头在全球攻城略地。

但是,如《冰与火之歌》一样,长城终究是会倒塌,科技巨头之间刚正面的一天终究会到来。

恰巧,在 The King of Twitter 的助攻下,如今的时势正向发生变化。

未来更开放的中国互联网是完全可以预见的。

中国的百度

Don‘t be evil。

这是个多么优秀的口号,不仅把自己放在道德的高地,还把Evil放在了对立面。那些年不可说的事就不再提了,Google在2010年离开了中国,同样落寞的还有那些国际科技巨头,巨大的市场却只能在墙外观赏,那种滋味,不可说。

其实,那不可说的事情也不复杂,说穿了不外乎:

他说你有Pornhub,你说他是Politicization,其实他要的是Loyalty,要的是Be humble。

这世道的真理,往往都是:抬头满口主义,低头都是生意...

看着中国的百度赚的盆满钵满,谷歌的各位股东大爷不管啥主义,一天到晚敲着桌子说:Talk is cheap show me the money!

2016年6月1日,谷歌现任CEO桑德尔·皮蔡表示,关于谷歌搜索等服务回归中国市场一事需要与政府方面进行谈判,根据具体情况来看,谷歌方面持“绝对的开放”态度,并表示:“如果我们能妥善处理相关事宜,谷歌非常希望能重返中国。”

2018年8月,The Intercept根据知情人士情报报道,自 2017 年年初以来,谷歌一直在开发代号为“Dragonfly”的搜索引擎的审查版本。并且其正在构建为 Android 移动应用程序,它将屏蔽掉维基百科与 BBC 新闻等“不存在的网站”,同时将过滤掉有关言论自由、人权、民主、宗教与抗议等主题的内容。审查将扩展到谷歌的图像搜索,拼写检查和建议的搜索功能。

万恶的资本主义终于发现社会主义的先进性,放下了他的傲慢,手起刀落,重回故里...

这就有了官媒高举开放旗帜欢迎谷歌的惊喜,但是惊喜之余又强调遵纪守法,这也就有了厂长再赢一次的语言:世界的谷歌打不过中国的百度,它不懂中国国情。但是万一出现的是“中国的谷歌”呢?

“骨哥”开割,提供阉割版是个非常重要的信号,那就是国际科技巨头开始正视中国特色,愿意用中国的打法来打中国市场。

当然,割得更干净,割得更有经验的本土派度娘当然比刚刚开始割的“骨哥”割的更好。

世界的阿里

“那是因为美国公司来到中国后,不是让中国的顾客满意,而是让他们的美国老板满意,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

2007年9月,亚马逊入华第三年,贝索斯时隔18个月再一次来到中国,为了打开中国市场,他密集地接受了一批媒体采访。谈及易趣、ebay、雅虎等美国互联网巨头为何在中国折戟沉沙时,贝索斯一声叹息。

不像掌握信息分发高度敏感的谷歌、facebook,电商业态在中国受到监管上的积压并不大,然而,在中国血海电商市场中,复制亚马逊的卓越在中国却举步维艰,在亚马逊的财报中,也能看到一些变化。2013年以前,偶尔还会提几句中国业务的发展情况。而2013年以后,亚马逊财报对中国业务只字未提,取而代之的是印度。

贝索斯果然是聪明绝顶,一语成谶,故事的最后,亚马逊在中国的滑铁卢与大量的跨国公司在中国的失败一样,不够本地化。无论从大的战略布局,还是团队决策权,甚至页面的设计,都与中国市场的偏好格格不入,且不说阿里,即使是业态高度相近的京东也远远抛离亚马逊。砸钱的窗口期一过,就算再多钱也无力回天...为了不能让中国的“悲剧”在印度重演,很舍得烧钱,2014和2016年分别投入20亿美元和30亿美元到印度市场上,最终让印度成为亚马逊全球增长最快的市场。

阿里的电商赛道,从来就没有长城,也就没有一天是安稳过的:从早期的ebay,到中期的京东,到后期的各路垂直电商,一路打过来,一路保持领先,在高度竞争的市场中确立了绝对的优势,打着打着就把国际巨头给打没了,还能打出国门,速卖通悄悄的渗透到了第三世界,和欧美巨头五五开,手握重金和欧美巨头一起在新兴市场愉快的“撒 币”。

万里长城当然能产生中国的百度,但是只有竞争才能产生世界的阿里。

自由市场,公平竞争,真搞不过也就无话可说了,这样也不会授人以柄,所以君不见贝索斯从来都是安安分分的看着另外两个兄弟花式乖巧投诚,没搭话么...

前人的牺牲也并没有白费,回看中国的互联网发展史,唯一的一个在中国市场能拿到甜头的,就是高度自治,高度本土化的Uber,其运营策略是价值观认同(总部支持)+高度地方自治(三人小组),这样一套独特的打法,有如推土机般推到全球一个个差异化极高城市。

在Uber 进中国之前,卡兰尼克及其团队曾经来过中国很多次,探索直接入华,或者通过收购等方式在这个市场获得一席之地的可能性。很多中国互联网业的大佬级人物都直接告诉他你这么做没戏,中国从来不是外国互联网公司的好战场。卡兰尼克根本不听,砸了十亿美元,干了一年多,估值 70 亿美元卖给滴滴,变成对方的重要股东。

这是绝对的胜利,在此之前,不论轻重互联网模式,从来没有哪家国际互联网巨头公司能和国内巨头一度打成平分秋色,最后还获得了绝对龙头的重要股权。

强龙不压地头蛇,特别是即敏感又瞬息万变的互联网行业,那就用地头蛇斗地头蛇,科技巨头并不是永远的一成不变,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正常情况下,看牌面,风清扬应该是稳虐林平之的,但是林平之把心一横手起刀落练了葵花宝典,那就难说了……

爱国的脸书

“我也可以谈,我也可以爱国。”

在杜琪峰导演的神作中,当吉米仔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注定了,他必然是未来的话事人。

13亿人的中国市场,一直是扎克伯格念兹在兹的心头肉,是他全球帝国的最后版图。在今年爆发的“大选门”事件中,Facebook一度深陷舆论漩涡,也再一次证明了信息控制的可怕...扎克伯格将头发梳成大人模样,穿上一身帅气西装,俨然一个乖巧的“社会扎”,参加美国参议院听证会,听证会上左一个“senator”,右一个“senator”,乖巧的不得了,其中最社会的对话不外乎:

美国参议员:啊,Facebook从当初大学宿舍一路发展到现在的全球社交巨头,这种梦只会在我们美国实现,对不对?

扎克伯格:额,我知道中国也有一些互联网巨头的。

参议员直接表示:Emmm…这个问题,你就应该回答“是哇”。(全场爆笑)

即使是在那样需要甩锅表忠心的场景,“社会扎”依然有着“中国梦”。曾经主管互联网大员访问Facebook总部的时候,“社会扎”的桌面有《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并解释:“这本书我也给同事买了,我要让他们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2016年那个空气净化器买断货的年代,“社会扎”出访北京在Facebook的发言便是:“回到北京真好!我开始行程的第一件事,就是跑步穿过天安门广场、经过故宫,最后到达天坛。”

原生的Facebook进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一个愿意“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Facebook。如果有一个符合中国监管的独立不打通Facebook产品先切入时长,有个本地化的管理团队,充分授权放开让他搞,做个防火墙,出了问题就换人。Facebook的基因就是做社交,也许他不一定那么懂中国人,但是他懂人性,人类在社交中总有一些事是共通的。

当生意人不讲主义,讲生意的时候,才是最可怕的。

忘战的腾讯

国虽大,好战必亡;天下虽安,忘战必危。

时光又回到2010年,在那个扎克伯格为缺失13亿人痛心疾首的时候,链接13亿中国人的是腾讯的QQ,那是突飞猛进的时代,是四处出击的扩张,在那个没有微信的时代,腾讯迎来了一篇10W+《“狗日的”腾讯》,一篇檄文之后,仅仅两个月,就有高喊着“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360出来和腾讯刚正面,哪里有利益,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国虽大,好战必亡。

故事的最后,虽然腾讯惨胜,但是“3Q大战”代价之大足以掀起一场腾讯的整风运动,在战略上发生重大改变,从自己下场去亲自去打,收缩转变成了给钱、给流量,让代理人去打,加上横空出世单骑救主的微信,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腾讯的公众形象从当初爆款文中的《“狗日的”腾讯》变成了“腾讯爸爸”。

这个战略的转型毫无疑问是及其成功的,充分放大了腾讯的流量、资金优势,但是又不站在人民群众的对立面,毕竟,对于一个垄断型的公司,大众的仇恨总是那么容易的被点燃。然而盈亏同源,物极必反,这样子子孙孙无穷尽也,万国来朝的画面,很容易让位居权力中心的带头大哥闻不到血腥味,感受不到死亡的气息...

一如金庸老师的笔下,曾经慕容家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抄袭大法是很刚猛,但是为江湖人士所不齿,后来佛系了,闭关修炼,练成了无崖子,练出了几乎无限蓝的超级buff,随便找个可造之材来拜师学艺把内力输过去,就可以出师了,这么良好的成长曲线当然引来一众江湖新生代认祖归宗。但是问题来了,这种策略,门派兴盛全有赖于弟子的发挥,即便如虚竹,面对着加了狂暴buff的战神乔峰会撸不过,更别说沉溺于西夏公主的温柔乡,最可怕的是做了灵鹫宫宫主之后不听话欺师灭祖了……

这就是腾讯当下的命门,离开战场太久,已经闻不到血腥味了,想亲自下场露两手的时候,发现,招式都记不住了,当腾讯在容易的事情上做了太多的加法,已经回不去那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眼中充满血丝的腾讯了。

像短视频这种焦点战场,养子打不过,自己也打不过,用户时长硬生生的被切走一大块...但退一步讲,短视频实在打不过,僵持着耗着也还不影响腾讯诺大的基业,但是如果来的是一个“爱国的脸书”呢?这可比不上一个杀毒企业,不远万里而来的跨界挑战了...

此时此刻的小马哥,可有自信与厂长一样坚信能再赢一次?以腾讯的家业和积累,当然不会轰然倒下,但是看得到他在老去,衰老永远都是一个过程,而不是一个瞬间…

天下虽安,忘战必危。

试过躺着把钱赚了的人,怎么回得去那个跪着要饭的时候,而没有渴望,何来胜利?

腾讯的股价,一直是港股的定海神针,这么多年来,也没让投资者失望过,每一次回调都是上车的机会,这次回调,有人说是去年暴涨后的休息,有人说是游戏的阶段性疲软,有人说是头条系的挤压,理由要找当然多的是,但是回归到所有现象的本质,不就还是自己的问题,当组织回不到那个激情的年代,股价怎么可能回得去那个激情的年代?

新闻标题: 回不去的Tencent
新闻地址: http://armandsorchardsideinn.com/caijing/210434.html
新闻标签:回不去  Tencent

[回不去的Tencent] 相关新闻推荐:

    Top